800小说网 > 最强保镖俏总裁 > 第九十三章 反常的沈婉莹

第九十三章 反常的沈婉莹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喂,妖精,这样不好吧!

    大门口哎!

    这家伙喝醉了。

    好吧,既然都送到嘴边了,尝一口。

    好甜!

    秦穆发现,女人的唇是甜的。

    好不容易从她包里掏出钥匙打开门,搂着沈婉莹进了屋,用脚把门勾上。

    沙发上,沈婉莹不依不饶。

    搂着秦穆不肯放手。

    秦穆真有些担心,如果自己趁着这个时候把她那啥了,她醒过来会不会杀了自己?

    可是他很快发现,不会!

    因为沈妖精太主动了。

    主动得让秦穆好被动。

    这是要被逆推的节奏啊!

    不管了,上车再说。

    秦穆做了一个正常男人的决定。

    他捧着沈婉莹的脸,定定地看了数秒。

    沈婉莹虽然喝多了,但她还没有完全丧失行动能力和辩别能力。

    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深情地望着秦穆。

    醉眼迷离。

    秦穆深吸一口气,吻下去。

    几秒钟后,沈婉莹焦急地推开他。

    “等一下。”

    然后,她飞快地跑进卫生间去了。

    咦?沈妖精不是喝醉了吗?

    还跑那么快?

    秦穆有点想不明白了?

    刚才明明连走路都走不稳,还说胡话。

    哦!

    可能是想吐,酒还是喝太多了。

    卫生间里,坐在马桶上的沈婉莹一脸纠结,气闷。

    抓起一包纸生气地扔过去,然后双手捂着脸哭了起来。

    秦穆在客厅里等了很久,隐隐听到卫生间里的声音,关心地喊道。

    “富婆,沈富婆,你没事吧?”

    沈婉莹抹了泪水起身冲水的时候,马桶里一片殷红。

    过了很久,才看到她从洗手间出来。

    “你怎么哭啦?”

    秦穆话还没说完,沈婉莹扑进他怀里,嘤嘤地哭了。

    然后,她一边哭,一边吻着秦穆。

    当秦穆准备伸手往下探的时候,她抓住了秦穆的手。

    “对不起,今天不是时候。”

    沈婉莹好不委屈,捶打着秦穆的胸膛,“都怪你!”

    “为什么怪我?”秦穆又哪里明白?我又不能操控你的大姨妈。

    可沈婉莹气愤地道,“就怪你,还贫僧改日来西方取经,现在你取走啊?”

    秦穆明白了。

    可她为什么哭呀?

    今天不行,下次还可以啊。

    女人的心,海底针,秦穆哪想得明白其中的原因。

    沈婉莹似乎很粘着秦穆,始终搂着他的脖子没有放手。

    可两个人除了接吻,什么也干不了。

    后来,秦穆抱着沈婉莹上楼。

    两人分别洗了澡,沈婉莹拉他来到床上,两个人紧紧抱着睡着了。

    看到沈婉莹时不时在自己怀里不安的扭动,秦穆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今天晚上她太反常了,这么主动,令人费解。

    好几次秦穆想开口说话,都被沈婉莹拦住了嘴。

    这个晚上,就这样慢慢地熬到了天明。

    第二天一早,沈婉莹醒来的第一句话,“你终于被我包养了。以后你只属于我,不许你跟其他女孩子乱来。”

    秦穆无语地笑了,伸了个懒腰,“你还说,昨天晚上被你害苦了。”

    一个正常的男人,这么香艳的夜晚,哪能熬得住?

    沈婉莹则把脸贴过来,歉意道,“对不起。我也没想到它会来这么巧。”

    “等我好不好,等我从欧洲回来。”

    陈千娇给她的时间只有三天,三天根本来不及啊。

    姨妈探亲的时间,一般需要四到五天。

    纵使沈婉莹愿意,时间也来不及。

    可令秦穆奇怪的是,昨天晚上她为什么哭?

    两人吃了早点,一起去上班。

    沈婉莹一夜没睡,精神却好得出奇。

    看她神采奕奕的样子,愣是把公司的同事给弄纳闷了。

    沈总监今天大不一样哎,可究竟哪里不一样,他们又说不上来。

    秦穆还象往常一样,把陆雅晴接到公司里。

    陈千娇因为二天后要去欧洲,还有些其他事情要准备,所以她去忙别的了。

    陆雅晴下车的时候,又怪怪地看了秦穆一眼。

    这一眼看得秦穆挺心虚的,他总感觉陆雅晴知道了什么似的。

    不对,应该是沈婉莹身上的香水味,让陆雅晴闻出来了。

    要不她怎么知道自己跟沈婉莹在一起?

    秦穆琢磨着应该是这个原因。

    中午,秦穆在食堂里吃饭。

    柳虹正和办公室的几个女职员在谈着什么,有人喊了秦穆一句,“秦穆,柳总监在这里呢?”

    人家都打招呼了,秦穆当然不好意思装作没看到。

    端起盘子走过去时,柳虹对面的一名妹子赶紧起身让座。

    两人面对面相坐,柳虹觉得有些尴尬,只是看了秦穆一眼,并不说话。

    旁边的其他人见状,“我们吃完了,你们慢慢吃。”

    几个人都借故走开,这一排就只剩下秦穆和柳虹两人。

    “那啥,晚上有空不?”

    秦穆找了个话题,昨天晚上憋坏了,今天晚上不会这么倒霉了吧?

    他当然不会知道,柳虹昨天也用上了他买的护舒宝。

    如果他知道真相,绝对会哭晕在厕所里。

    尼玛,难道自己天生就是当和尚的命?

    柳虹当然知道这家伙又想找借口约自己吃饭,不过她也有事情跟秦穆说。

    两人正聊着,沈婉莹和周瑾有说有笑进来了。

    一眼看到秦穆和柳虹坐在一起,沈婉莹的脸一下变得很不自然。

    和周瑾一起打了饭过来,周瑾也看到了秦穆,用肩膀耸了耸沈婉莹,“他们在那,我们也过去吧!”

    周瑾刚好也想找秦穆,告诉他自己离婚的事。

    沈婉莹率先在秦穆身边很自然地坐下来,“你们也在这里吃饭?”

    周瑾则坐到了柳虹那边,秦穆和柳虹看到两人来了,也跟她们打了声招呼。

    周瑾对秦穆道:“昨天晚上他已经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了,律师正在帮我办理手续。秦穆,这件事情真要好好谢谢你。”

    “怎么?周瑾你离婚了?”

    沈婉莹和柳虹都很惊讶,秦穆郑重地点点头,“这样最好,他要是敢再乱来,下次就不会这么轻松了。”

    两个女孩子很好奇,问起周瑾的事。

    周瑾也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一五一十跟她们说了。

    “人渣!垃圾!超级恶心。”

    两个女孩一致发表意见。

    柳虹说,“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周瑾你早就该觉悟了,当初就不应该跟他结婚。”

    沈婉莹道,“的确,太渣了。周瑾,等我们从欧洲回来,为你走出围城庆祝一下。”

    周瑾说好的,一定要感谢大家,尤其是秦穆的帮忙。

    秦穆笑道,“别客气,大家都是同事。帮点忙是应该的。我别的不会,打个架还是派得上用场。”

    周瑾就问道:“秦穆,你和柳总监什么时候请客?”

    好尴尬的问题!

    当着沈婉莹的面,问柳虹的事。

    秦穆正不知道怎么回答,沈婉莹扭头看了他一眼,把碗里的粉蒸肉全部夹到秦穆碗里,“太肥了,给你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