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133章 最后一战,和凌萱儿比试

第133章 最后一战,和凌萱儿比试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姑娘来了。我记得甲字号台考音律,考舞艺的在乙字号台,叶姑娘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凌萱儿一看见叶慕兮,柳眉轻挑,端庄的脸上扬起一抹虚伪的假笑,随即一脸歉意:

    “抱歉,看我这记性,忘记叶姑娘你摔断了腿,不能考舞艺了。真是可惜。”

    被那些百姓们议论,让凌萱儿对叶慕兮一肚子怒火,故而刺叶慕兮两句。

    也不想想,她害的别人断腿,受害人没说什么,百姓们议论几句她倒是生气了。

    不少人都觉得凌萱儿过分了。自己都要赢了,还挖苦对手,实在是没有风度。

    “无妨,确实不能考舞艺了,所以想考一门乐器,希望能过关,凑够八科。”叶慕兮宠辱不惊,淡淡说道。

    两人之间一问一答,形成鲜明对比。

    “我要是摔断腿了,还听见对手说这种风凉话,早该气炸了。也就只有叶姑娘这么好的心性能够不受影响的准备最后一次考核吧。”武灵雁在心里默默想。

    凌萱儿虚伪笑道,“叶姑娘已经拿到七枚上牌,最后一科过关那肯定没问题。不知道你打算考什么乐器呢?”

    “箜篌。”叶慕兮说道。

    凌萱儿一愣,不止是凌萱儿愣住了,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随即心底默默替叶慕兮默哀。

    考什么不好,偏偏考箜篌,这不是撞在了凌萱儿手上,成为她的陪衬,给她当垫脚石吗?

    要是考其他乐器还好,凌萱儿也考箜篌,这两大闺秀,必然会被人一起比较。

    “没想到叶姑娘也要考箜篌。”

    凌萱儿简直是打瞌睡来枕头,竟然有这么好一个把叶慕兮踩在脚下的机会,笑意款款说道,“难得我们能够同考一门乐器,还真是和叶姑娘颇有缘分。不如,咱们一起弹奏吧。难得今天遇到对手,如果不能一决高下,真是生平一大憾事。”

    懂音律的人都是心里咯噔一下,自然明白两个差距甚大的人一起弹奏,会出现什么情况。

    弱的那一方将会被完全压制。

    以凌萱儿的技艺之高超,叶慕兮一个人考的时候能过关,但是和她一起,被她压制,就连过关都难了。

    凌萱儿这是要彻底逼死叶慕兮,连过关都不让人家过,真是欺人太甚,不留余地。

    “叶姑娘不能跳舞,只能考箜篌凑齐八科,没想到凌萱儿已经稳坐第一,还这么咄咄逼人,让叶姑娘拿不到最后一科的过关,凑不足八枚竹牌。虽然是对手,但做到赶尽杀绝这么狠的地步,也实在是太过了。”武灵雁暗自感叹。

    此时和她心底想法一样的人不少。

    不少人都在想叶慕兮千万不要答应凌萱儿。

    只见凌萱儿又说道,“选秀以来,一直没机会和叶姑娘同台竞技,大家也都一直在议论我们谁才是江南第一,正好现在有这样的机会,若是考的不一样还难说,但现在都一样是箜篌,正好分个胜负。若是输在叶姑娘手中,我也能心服口服。”

    虚伪,无耻。

    人家最擅长的舞艺没法考了,来考箜篌凑数,你却要拿最擅长的箜篌压制对方,分个胜负怎么不跟被人比拼舞艺?

    “我想叶姑娘不会连跟我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吧?”凌萱儿又微笑着补上一句。

    此时叶慕兮不管答不答应都不合适。答应肯定被虐的很惨,连过关都拿不到。但不答应的话,连比都不敢跟对方比,也太丢人了。

    “凌小姐盛情相邀,战便战。”叶慕兮抿唇,语气淡然。

    战便战,三个字,却是凭空生出一股豪情。

    凌萱儿蹙眉,叶慕兮这种时候还摆出一副淡定的架势,心底肯定已经着急上火了吧。

    这一次,就要让大家知道什么才叫做名副其实的江南第一闺秀。

    叶慕兮,不配。

    只可惜此时此刻,南宫凛却不在。凌萱儿的视线在众人身上扫了一圈,没看见南宫凛,略略失望。

    不过看见这么多的闺秀才子和百姓齐聚,倒也很满意了。

    叶慕兮的箜篌比起凌萱儿的凤首箜篌,简单朴素,没有过多的装饰,就是路边随便都能够买到的素箜篌。

    两人相对而坐,箜篌相立。

    凌萱儿拨弄琴弦,华丽而清脆的乐声响起,随便挑了宫廷乐章里的一段,而叶慕兮紧跟其后,立即弹了起来。

    斗曲,就是挑一首合曲,一人先弹如果对方跟不上变奏就会很快被压制,渐渐地不还能成调,只能跟着弹,完全沦为陪衬。

    半个钟为限,双方互挑曲。

    凌萱儿面带微笑,不紧不慢地弹曲,在尾音的地方不动声色的变了调。

    和第一首曲子很相似,要是叶慕兮按照原曲的调弹就和她的合不上。

    但是叶慕兮也自然而然的变了调,跟着她换到了另一个曲子,而且两曲之间的转换流畅,看不出丝毫断点。

    凌萱儿柳眉一挑,手中曲调又是一变,叶慕兮也紧跟其上。

    曲调越来越难,越来越乱,越变越快,但是叶慕兮如影随形,十指如蝴蝶,琴音铮铮,毫不逊色。

    凌萱儿脸色越来越凝重。不对劲,叶慕兮的箜篌技巧,不比她差。

    那些原本为叶慕兮默哀的人,也渐渐发现了不对劲。就算是不懂音律的人也听得出来,两人你来我往,叶慕兮不落下风。

    凌萱儿攻,叶慕兮守,守势能够和对付平分秋色,本来就很难了。

    “铮!”半个钟到了,这下换成了叶慕兮攻。

    叶慕兮拨动琴弦的手指已经变成了影子,快的令人看不清她拨动的哪根弦,凌萱儿连忙跟上。但叶慕兮换曲的手法比她更高明,听不出断章就已经从一个曲调换到了另一个曲。

    凌萱儿感觉自己的脑子耳朵和手都不够用了,刚刚听懂叶慕兮的琴音,脑子才反应过来,手还没弹呢,她已经是下一段了。tqR1

    正努力辨认这是哪一章,又已经变调了。

    凌萱儿刚才就没有这么快的变调换曲,因为换曲要求音律协调,前后连贯,并不简单。像凌萱儿刚才那样,已经极其厉害了,要是她正正经经考核,说不准还能拿到一个上牌。

    但是她偏偏自己作死,要拉着叶慕兮一起比试。

    渐渐地众人都发现,凌萱儿跟不上叶慕兮,她的琴音断断续续,很明显的磕磕碰碰。完全被压制。

    而凌萱儿也发现了这一点,心里一阵发慌着急,手指就更乱了,表现比之前还不堪。

    越是着急,越是被压制,越是跟不上,不能成调,而叶慕兮的琴音却一如既往的动听,余音绕梁。

    有诗云,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

    说的就是叶慕兮此时此刻的箜篌之音。

    一曲终了。

    凌萱儿脸色灰败,不敢置信,输了,竟然就这么输给叶慕兮了?怎么会这样?

    主考的三位大人互相交谈了几句,君陌尘上前一步说道,“综合在下和两位大人的一致意见,现在公布两位闺秀本次箜篌一科小艺的成绩。叶慕兮,予上品牙雕竹牌。凌萱儿,无牌。”

    这话一出,尘埃落定。

    凌萱儿的箜篌本来有希望拿到上牌,可是因为完全被压制,没有发挥十分之一的水准,连个中牌也没拿到。

    这,原本是她想给叶慕兮的下场。却没想到害人害己,自食恶果。

    “谢三位大人赐牌。”叶慕兮行礼。

    君陌尘笑道,“四姑娘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给人惊喜,八枚上牌,实至名归。还请四姑娘七日后,前来参加册封大典。”

    “那是自然。”叶慕兮浅笑。

    凌萱儿呆呆看着这一幕,此时后悔的恨不得上吊。如果不跟叶慕兮斗曲,说不准自己还能拿到一枚上牌?不,不可能,有叶慕兮在这,最后一枚上牌,轮不到自己。

    叶慕兮不是要考舞艺的吗?为什么她箜篌也这么厉害。凭什么她就什么都会!

    凌萱儿心底嫉恨至极,不过叶慕兮看也没看她一眼,弹奏完后,依旧淡然地坐在轮椅上。

    “啪啪啪!”

    殿前传来一阵鼓掌的声音,一个清朗温柔的声音说道,“没想到刚来就听到了这么精彩的箜篌曲,丝毫不逊色朝凰书院的音律大家。”

    一听到这个声音,叶慕兮原本淡然的脸色瞬间僵硬了。

    不可置信的回转头,就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这个男人二十来岁,穿着一袭绛紫色的团金丝绣花四爪蟒袍,彰显出尊贵的身份。身形硕长,长着一张英俊而温柔的脸,五官轮廓雕刻的精致细腻,剑眉入鬓,丹凤眼,英挺的鼻梁,红唇齿白,俊脸上洋溢着一抹温和的笑意,给人一种尊贵却又儒雅的感觉。

    任谁看见他,都不得不夸赞几句。可是叶慕兮看见他的一瞬间,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几乎是拼尽了全力才勉强克制住自己从轮椅上冲过去打死他的冲动。

    不能轻举妄动,此时此刻,他的身份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弄死自己。

    如果让他发现自己的敌意,那先死的人一定是自己。

    皇甫晟。

    他竟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