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一代天骄 > 第二千四百七十九章 糖衣炮弹

第二千四百七十九章 糖衣炮弹

作者:一起成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千四百七十九章糖衣炮弹

    或许是唐思龙展现出来的诚意,也或许是他带来缓和局面的希望,孙小北扬起一抹职业笑容,亲自把唐思龙送出孙家庄园,看着渐渐远去的唐氏车队,孙小北眼里涌现着玩味,还有淡淡戏谑。

    待唐氏车队彻底不见影子时,孙小北就让老肥去收集唐思龙的资料,告知后者出生到现在的所有情况,不管孙家跟宗亲会未来是战是和或合作,孙小北都想要深度了解这人,避免阴沟里翻船。

    不知道为什么,唐思龙给她怪怪的感觉。

    十五分钟后,孙小北捧着一部电脑走入了孙大平的卧室,她想要把今天的事情告知父亲,想要听听老人的意见,踏入房间她就一眼见到孙雯正给老人捶着肩膀,谈笑风声让卧室多了两分温馨。

    最重要的,漠然多日的孙雯也多了一抹笑容,不再像前些日子冷冰冰的拒人千里,只是她的笑容在孙小北现身后瞬间停滞,孙雯瞄过孙小北手里电脑和态势,跟老人嘀咕两句就转身离开房间。

    孙雯只跟孙小北点头打招呼,并没有说半句话缓和关系,孙小北也没有刻意对话,相似冷眼看着她离开这里,待她身影渐渐消失后,孙小北才摇摇头:“见她这样子,我越发感觉选择正确。”

    孙小北把电脑放在父亲的面前:“她现在跟赵恒只是来往几天,就能因为对方的离去对我生出怨恨,如果再让两人呆上一段时间,到时候棒打鸳鸯,只怕雯丫头不仅是恨我,更多会杀掉我。”

    “不过无论如何都好,赵恒终究离开了孙家。”

    孙大平闻言微微一笑,端起一杯温水喝入一口:“年轻人都是这样,何况孙家向来有敢爱敢恨的血统,雯雯也算不上对你生出怨恨,只是一时想不通你对她的好,给她一点时间必定能理解。”

    “到时她就会消掉怨恨,还会对你生出感激。”

    孙小北嘴角勾起一抹自嘲:“她的性格跟我很相似,所以我知道她心里想些什么,要想她对我消除误会没有三五年怕是不行,算了,由着这丫头去吧,爸,我这次过来是想让你看看这个人。”

    她把电脑打开,播放她和唐思龙的对话。

    “你对他这个人有什么看法?”

    半小时后,看完两人对话视频的孙大平,摘下老花眼镜揉揉眼睛,休养差不多一个星期的老人,精神、气色和神韵好看了不少,随后向身躯笔直的女儿开口:“或者,你相不相信他说的话?”

    孙小北微微一挺傲然的双峰,目光落在画面定格的唐思龙:“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他,他说话滴水不漏还处处到位,每一个字眼都是孙家想听到的,他的论据论点也很有说服力能够打动人心。”

    她用手指戳戳自己脑袋,思虑一会补充:“不过他给我一种海市蜃楼的感觉,也如一朵盛开的罂粟花,画面很美好很灿烂,而且你也看得见感受得到,但你就是摸不着,唐思龙就是这种人。”

    “言辞华丽,神情真挚。”

    在孙大平眯起眼睛微微点头时,孙小北把自己的心声道出来:“但你就是不知他内心真正想些什么,我找不出他言语的漏洞,也捕捉不到他神情的虚假,但我总觉得事情没有表面所说简单。”

    孙小北呼出一口长气:“我这数十年来也算是阅人无数,跟不少牛鬼蛇神都打过交道,但给我这种踏空难受感觉的人,除了赵恒之外,就是唐思龙了,因此对他的话,我始终无法全部相信。”

    “不过无所谓,利益是真的就行。”

    孙大平脸上皱纹一条条绽放开来,随后声线平缓开口:“你的感受没错,这小子就是包着糖衣的毒药,入口很甜,也确实没有毒,能让你切身感受到享受,可是你最终会死在糖衣下的毒药。”

    在孙小北下意识点头时,孙大平又补充上一句:“唐大虎横死和美国赌场烧毁的原因,不可否认唐思龙说的滴水不漏,东瀛人跟宗亲会确实没有流血冲突,但我真不相信是宗亲会清理门户。”

    孙大平缓缓转动自己的轮椅,来到暖风阵阵的阳台开口:“唐大虎一向是宗亲会的征战先锋,为人又没有太多脑子太多心机,他这种人是任何组织最喜欢的棋子,唐氏父子又怎会舍得杀他?”

    他淡淡一笑:“而且以唐氏父子的绝对权威,又怎会约束不了手下?对我下毒的杀手也是宗亲会精英,她可是唐大虎横死后才搞事,难不成老唐对旗下势力已失去掌控?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之所以摆出清理门户的态势,不过是给和谈铺路罢了。”

    老人看得很长远:“跟东瀛人闹僵,又跟华国政府交恶,周氏扶植的华局长又失踪,宗亲会夺取东北土地的胜算一点点坍塌,无奈之际才想着跟我们和谈,少拿一点利益,比失去全部要好!”

    “我觉得,双方还是至死方休好点。”

    孙大平伸出枯瘦的手指,在半空中猛地一挥开口:“趁着宗亲会压力重重分出一个胜负,长痛不如短痛,免得将来留下无穷的后患和懊悔,现在苦点,将来就轻松点,小北,你有什么看法?”

    一直沉默的孙小北听到老人发问,她神情犹豫了一下,最终红唇开启:“爸,我的意见刚好跟你相反,我觉得双方还是合作划得来,无论唐思龙是好人还是混蛋,也不管宗亲会玩什么花样、”

    “六成利益却没有水分。”

    孙小北显然已权衡过此事:“咱们只要白纸黑字把它拿下来,宗亲会再想我们吐出去就异想天开了,虽然六成利益比不上独食来的痛快,可咱们现在处境也很艰难,双方再磕下去没有意义。”

    在老人目光炯炯看着孙小北的时候,高挑女人正吐字清晰补充:“我的意思是,先把这六成利益坐实了,给同民会谋取到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随后,跟宗亲会是合作是翻脸就都不重要了。”

    老人揉揉自己的脑袋,叹息一声:“我知道你的意思,可这是与虎谋皮啊,六成利益看似可以切切实实落入咱们口袋,可是你根本不知道这层糖衣下的毒素有多强,你想要吃完糖吐掉毒药。”

    “听起来美妙,可是未必能做到啊。”

    孙小北转身望着窗外天空,脸上划过一抹苦笑:“我当然知道吃掉糖衣吐掉毒丸不容易,可是只要小心一点总是可以成功的,而且咱们现在也没太多的路选择,双方开战以来可谓损失惨重。”

    孙小北生出一丝疲倦:“拉拢的势力又一个个都不靠谱,很多都是收钱不做事或者拖延,原本锁定的路易也像是一条泥鳅,滑溜溜的从不肯正面表态,欧洲熊王的出现,一度让我见到希望。”

    “为了取得黑手党的支持,减少来自周氏的压力。”

    她脸上涌起一抹苦笑:“我把窃听来的情报告知了熊王,让他派手下去把华望财抓住出口恶气,谁知卡米尔带人去小钟楼不仅没有抓到华望财,还横死二十多名保镖,卡米尔也差点出了事。”

    她的眼里划过一抹愧疚:“狡猾的华望财已经识破了劳力士的秘密,故意设下陷阱对付围捕他的人,如非雯雯跟卡米尔交情够深,如非卡米尔信得过孙家,只怕孙家会被当成华望财的同党。”

    “早被法国政府清扫场子报复。”

    她转身看着沧桑睿智的老人,语气带着一抹无奈:“父亲,孙家真的没有太多底牌可打,与其放手一搏不如合作获利,至于将来兴衰就看天意和造化,我想大哥和嫂子的意见也不会有出入。”

    “我理解你的苦衷!”

    孙大平遥望着远方苍穹,眼里涌现着一抹担忧:“可我担心鸡飞蛋打,到头来什么都没有。”他手指一点房内一座半人高玉石观音:“我早上求了一支签,君子慎始,差若毫厘,缪以千里。”

    孙小北不以为然一笑:“什么意思?”

    孙大平声音保持着一丝平静:“古意今解,要做的事义无反顾下去,稍微偏差就可能什么都得不到,当然,我知道你从来不相信这些,只是我作为这个家里的老人,依然要给你们一个忠告。”

    “决定合作前,问问其余元老意见。”

    孙大平淡淡开口:“我的意见,至死方休!”

    也就在这时,老肥脚步匆匆敲门走入进来,脸上闪烁一抹古怪神情:“老爷,小姐,唐思龙让人送来一部超级跑车,价值三千万的阿斯顿·马丁,告知是送给雯小姐的礼物,车子停在门口。”

    PS:谢谢芝麻打赏作品588逐浪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