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国色生枭 > 第一五九零章 精兵引路

第一五九零章 精兵引路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孔雀台击退盗匪,掩埋完尸首,等到一切都收拾干净,眼见便要到黎明时分,伍士昭这位总管既然没了,一切事务,自然是由毛人驹分配。

    毛人驹下令全队收拾帐篷,准备出发。

    伍士昭被捆绑手脚,蒙了嘴巴,丢在一辆车上,等到收帐篷收拾妥当,装上车辆,金陵却也已经上了马车。

    接下来两日,一路上倒是相安无事。

    到第三日正午时分,毛人驹来到楚欢身边,笑道:“竹大侠,前面再有十里地,应该就是河西道的境内了,进了河西道境内,咱们就安全了。”

    毛人驹所言不差,十来里路,自然没有花费太长时间,两道交界之处,并无险峻关卡,路边倒是竖了一块石碑,上面写着“河西”二字,自然是指已经进入到河西境内。

    河西边界倒是没有守兵,毕竟都是大秦过境,大队车马在直伸天际、仿似一条灰色的绸带上向前缓缓推进。

    进入河西境内,楚欢最大的感受,便是相比起其他各道,河西的官道修建的宽阔平整,显然在道路上是下了一番功夫。

    河西多草原地带,所以帝国八大马场,河西也是占了一座马场。

    在大秦十六道之中,河西盛产牛,那也是出了名的,河西牛不但是帝国美味的佳肴之一,而且河西牛的牛皮也是最昂贵的资源之一,自从立国以来,河西每年都要往朝廷缴纳数目极大的牛皮,牛皮属于帝国管制的重要资源之一,而牛皮最大的去处,自然是用来制造甲胄,帝国最精锐的皇家近卫军,其甲胄几乎都是和犀牛皮所致,韧性极强。

    刚入河西境内,放眼望去,都是连绵起伏的丘陵,道路虽然开阔,但是两边却是杂草丛生,楚欢一边随着队伍前行,一边观察河西走廊地势,越看越是心惊,这是一条通往河西腹地的道路,但是两边的丘陵众多,绵延起伏,楚欢禁不住想,如果敌人从河西走廊攻入河西,只怕是困难重重,两边的丘陵,都是天然的设伏地带。

    进入河西境内走了不到二十里地,终于见到一处岗哨,一道三重栅栏横在道路之中,两边都建有瞭望塔,看到队伍过来,立马便有几名兵士上前来,领头的看装束,显然是一名校尉,毛人驹已经拍马上前,翻身下马,那边已经喝道:“你们是何人?”

    毛人驹已经拱手道:“兵爷,我们是金陵孔雀台,奉旨前往河西武平府,为圣上的祭天诞礼献技……!”早已经取出一件通关文书在手,递了过去,那校尉接过一看,立刻返回,拱手笑道:“原来是孔雀台,我们已经得到了消息,礼部司也已经传过话来,等你们到了这边,会派一队人马专门护送你们前往武平府。”

    毛人驹笑道:“多谢!”

    楚欢在毛人驹身后不远听到,心下倒是暗想,这孔雀台的面子倒是不小,本来这类戏班子,只是下九流,河西方面竟然还派人护送,显然对孔雀台是十分的看重。

    此番皇帝祭天,前来献艺的恐怕不仅仅只是孔雀台这个班子,想必奉旨前来的班子不在少数,却也不知道是否所有的班子前来,都会有这般待遇。

    毛人驹与那校尉说了几句,校尉已经令人打开了栅栏放行,而且立刻去调了一队兵士,也有将近二十来人,清一色都是骑兵,领头的是个小校,嘱咐几句,队伍也不耽搁,河西兵在前开路,孔雀台则是跟在后面。

    接下来的行程,倒是变的十分顺畅,河西这边在前往武平府的道路上,竟然沿途都设下了驿站,每到黄昏时分,河西兵便带着众人入住驿站之内,驿站无论吃住,都是安顿的十分妥善,楚欢心下总觉得有些古怪,只觉得虽然金陵雀名声在外,可是就其身份地位而言,倒也不必如此受到河西的重视,可事实上便是那些河西兵对孔雀台上下也都是礼敬有加,沿途之上,无论孔雀台有什么要求,河西兵都是有求必应,甚至于装卸物件,这些河西兵也都亲自上前帮助。

    楚欢乃是西关道总督,自然能够看得出来,这些河西兵显然并非是守关的普通兵士,从他们的装备和身手来看,都是绝对的精兵,应该都有编入总督禁卫军的资格,但是他们穿着州军甲胄,楚欢只觉得如果连河西的州军都有这样精良的装备和矫健身手,那么河西军的战斗力只怕远在西北军之上。

    河西道下辖三州之地,是为东北部的武州、西北部的云州以及南部的应州,而武平府便在应州境内,穿过河西走廊,再有一天时间,就能进入应州境内。

    在河西走廊行了四五天时间,终是走出,又花了一天时间,终是进入了应州,楚欢沿途观察河西的地貌,行进途中,倒是瞧见河西百姓倒是十分安定地在田地上耕种,只是耕地的百姓,多有老弱甚至是妇人,有些奇怪,禁不住向那名河西小校询问。

    那小校自始至终对孔雀台的人都是十分客气,听楚欢动问,虽然不是客气,但是语气却很平淡:“你们是否知道河西在修建天宫?”

    楚欢自然知道,冯元破数年前就在铁血园向皇帝上谏,要在河西为皇帝修建天宫,此事可说是天下皆知,而且皇帝免了河西数年赋税,甚至应允了冯元破建造河西贸易场的请求,当初许多人都觉得凭借河西一道之力,想要修建庞大的天宫宫殿群,实在是不自量力,但是这些年下来,天下也都知道,河西一直在修建天宫,而且征调了大批的劳力,楚欢对此事颇为清楚,只是尚不知道天宫是否已经完全竣工。

    “为了修建天宫,征调了十万壮丁,这几年来,天宫一直在日夜修建,人员不足之时,有几次征调人手,所以耕地的劳力有所欠缺,只能让老弱和妇人顶上。”小校解释道,他语气依然很客气,但是楚欢却隐隐感觉到,这小校语气之内,隐藏着一丝不满,只是他却不知这不满究竟是冲着谁。

    距离武平府渐近,再有两天路途,便可抵达武平府,到黄昏时分,河西兵领着孔雀台有入住了一处驿站。

    连续几天赶路,无论是河西兵还是孔雀台上下,都是颇为疲倦,许多人吃过饭之后,便立刻去歇息。

    楚欢躺在屋内,翻来覆去,却是睡不着,夜色幽静,他出了屋来,径自来到驿站的一处柴房,柴房外面,一名孔雀台的武师靠在墙边,见楚欢过来,笑道:“竹大侠还没睡?”

    “赶了一天的路,你也没能好好歇息,先去睡一会儿吧。”楚欢道:“我精神很好,一时睡不着,来帮你看一会儿。”

    那武师正是哈欠连连,闻言顿显喜色,谢过之后,只怕楚欢后悔,迅速离开。

    楚欢推开门,屋内昏暗,楚欢目光锐利,看到角落的干草边上躺着一个人,正是伍士昭,伍士昭被捆绑了手脚,嘴巴也被蒙上,显然也没有睡着,听到有人进来,口中立时发出“呜呜”之声,楚欢顺手将门关上,这才缓步靠近过去,在伍士昭身边蹲了下去,此时靠的近,伍士昭也看清了楚欢面孔,显出惊恐之色,但很快又变成怨毒之色。

    楚欢伸手将塞在伍士昭口中的布巾扯出来,伍士昭这才大口呼吸几下,随即挣扎坐起来,盯着楚欢,冷笑道:“你来做什么?”

    “看来伍总管对我还是很有意见。”楚欢叹道:“你要知道,如果不是我,那天晚上,毛人驹就一刀斩杀了你。”

    伍士昭冷冷道:“如果不是你,我的计划已经成功,竹……哼,姓竹的,你既然害了我,现在又过来做什么?”

    “伍总管,我只问你一句话,如果你不愿意说,我现在转头就走。”楚欢含笑轻声问道:“我问你,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实话告诉你,毛人驹同意留你性命,当然不是大发善心。”楚欢轻声道:“等到了武平府,你会被送交官府,作为毛人驹他们请功之用,如果不出意外,只要毛人驹一句话,到时候你定然是身首分离,你伍总管也是个聪明人,这一点应该明白。”

    伍士昭道:“事到如今,说这些又有何用?只可惜你愚蠢透顶,银子和金陵雀你都可以唾手可得,你却不和我联手,你以为他们会对你有多大的报答?”

    楚欢轻轻一笑,竟是在伍士昭对面坐下,低声道:“我问你的话,你还没有回答。”

    伍士昭犹豫一下,终于道:“难道你能让我活?”

    “我既然可以让你计划破产,当然也可以让你留下性命。”楚欢道:“这一点你无须怀疑。”

    伍士昭眼中微微放光,却还是镇定道:“你当然不会大发好心,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

    “和伍总管说话,就是痛快。”楚欢含笑道:“伍总管,我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只要你老实回答,据实以告,我可以保证你性命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