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庶女为妃之世子爷请绕道 > 139 抱养皇孙

139 抱养皇孙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秦严令人盯着秦仪媛那边,故此秦仪媛小产的消息很快便传到了璎珞的耳中。

    璎珞以为出了这样的事儿,靖王妃一定更加恨她,要忍不住出手了,可令她没想到的是,她到梓涵院请安时,靖王妃依旧不咸不淡,不温不火的。

    全身戒备的璎珞什么都没等来,起码靖王府表面上看还是一派安宁。倒是过了半月,突然便传来四少奶奶卢氏重病不治,晕迷不醒的消息,璎珞闻讯令古嬷嬷去打听。

    古嬷嬷很快便回来了,禀道:“四少奶奶的丫鬟说,两个来月前四少奶奶便有些不舒服,总是做噩梦,人恹恹的胃口极不好。大病倒没有,小病却不断,半个月前夜里睡觉时窗没关严实,一早起来四少奶奶便有些头晕鼻塞,太医看了说是感染了风寒,开了两副药剂,说是吃上几日便好。可谁知那药却是越吃病越重,这两日发烧都烧糊涂了,到昨日夜里已是水米不进,只怕也就这一两日了。”

    璎珞闻言一愣,摆手令古嬷嬷下去,当日秦严回府,便问起他此事来,道:“明明是小风寒,怎倒好不了了?是你动的手,还是王妃在为秦仪媛报仇?”

    那日雨夜,秦仪媛害她,卢氏却是帮手。事后,秦仪媛和秦举滚在了一起,谢芷兰虽没得逞,可也算得偿所愿,等着做靖王的姨娘了,唯有卢氏,逃过了一劫。

    璎珞倒不是忘了她,只是卢氏从那日以后,许是因害怕就躲到了自己院子中装起病来。

    卢氏是小角色,被人当枪使,事情败露后又当起了缩头乌龟,璎珞对这种人实在看重不起来,便只让古嬷嬷盯着卢氏,想着等卢氏出来活动,再对付她也不迟,没想到她这厢都还没有出手呢,卢氏倒不行了。

    秦严闻言目露冷然,却道:“卢氏?呵,何用爷动手,她根本就是自己将自己给吓死的。”

    卢氏的公爹是庶出,虽是没被赶出王府,可谢太妃对其也没多少好感,卢氏做为庶房媳妇,男人又不顶用,本来在王府中就活的战战兢兢,不敢得罪靖王妃和秦仪媛。

    错了那件事儿后,眼见着秦仪媛和谢太妃宠爱的谢芷兰都倒了霉,卢氏更是害怕靖王妃和谢太妃找她算账。

    日夜悬心,不得安宁,茶饭不思。本来就害怕了,谁知道就传来了谢芷兰在庄子上病逝的消息。

    卢氏不知道她和秦仪媛合谋的事儿是不是已经被谢太妃和靖王妃知道了,又不知道谢芷兰是假死,等着换个身份进府,当时谢太妃和靖王妃的处理结果也不曾往外言道。故此卢氏便以为谢芷兰真是被处死了。

    想到连谢太妃疼爱的风光无限的表姑娘都被处置死了,郡主更是被关了起来,听说日子也过的极为不妥,偏自己这里好好的,也没人理会。

    卢氏便愈发害怕惊惧起来,整日里疑神疑鬼的,就她这样,自然很快便瘦弱多病了起来。本来等了两个来月,眼见不管是谢太妃还是靖王妃,抑或是璎珞这边都没动静,她便略松了一口气,精神刚好一些,谁知就接着发生了秦仪媛在宫宴上被爆出有孕一事儿来。

    卢氏当即便又病倒了,紧跟着秦仪媛也死了,卢氏听闻此讯当时就给吓晕了过去,也是秦仪媛被运出府的当日,卢氏得了风寒。大夫看过后开了汤药,可卢氏总觉得有人要在汤药中动手脚让她也步了秦仪媛和谢芷兰的后尘。

    汤药也用不尽,自然小病拖大病,加上精神紧张惊恐,休息不好,可不就病入膏肓了?

    秦严护妻心切,原本是打算收拾卢氏的,可听说卢氏当日夜里就吓病了,他便没再多管,觉得让卢氏自生自灭也很有趣。自然,卢氏最好自己将自己玩死,若是挺了过来,秦严不介意再补一刀。

    璎珞原本以为是秦仪媛又出了事儿,靖王妃心中发恨,便挑软柿子捏,报复卢氏去了。

    此刻听秦严说的如此肯定,卢氏是自己作孽把自己给作死的,她虽愕然,可也听出来了,秦严根本就让人盯着卢氏呢,不然哪里能这样肯定。

    既然卢氏他都不放过,那当日对她起过心思的秦举就更不必说了。

    她舔了舔唇,主动圈上秦严的腰肢,道:“夫君准备怎么对付三少爷?”

    秦严却不答只抬手将璎珞散乱的发丝挂在了耳后,道:“再五日便是爷休沐了,到时候带你出府看场好戏。”

    璎珞双眸一亮,秦严却松开她,一言不发地转身进了净房。璎珞愣了下,见他情绪似不大好便主动跟了进去,帮着秦严宽衣,道:“可是出什么事儿了?”

    秦严摇头,道:“皇祖母这两日精神有些不大好,有些担忧罢了。”

    璎珞不由跟着提了心,蹙眉道:“皇祖母怎么了?太医看过了吗?可说是因为什么了?”

    秦严叹了一声,道:“皇祖母一直有关节病症,如今入了秋,暑热蒸腾,寒意袭人,关节便易引发外寒内湿的疼痛症。每年都会如此,过些时日便会好些,太医看过,开了祛风通络,化湿止痛的药剂,膏药,又针灸过,老毛病了,都怎么管用。”

    竟是关节的病症,璎珞不由微愕,道:“皇祖母怎么会落下这样的病症?”

    太后出身极好,后来又做皇后,一路到太后,身边的宫人没上千也上百,伺候的生恐不够精心,怎么就得了关节病?

    见璎珞惊异,秦严便道:“皇祖母当年生了母妃和姨母便再难受孕,你当先帝为何不曾考虑过废后另立?那是因为先帝有一年冬天病重,不知为何竟是药石不治,当时还是皇后的皇祖母在大雪天出宫去了大国寺,一步一磕头的从山下跪拜到了山顶,等到了大殿祈福上香后便晕厥了过去。”

    秦严说着,口气微冷,又道:“许是皇祖母的一片真心感动了佛祖,先帝竟就慢慢好了起来。可事后,皇祖母却在床上躺了近三个月,一双腿险些废掉。那时候先帝已经有了好几个皇子,其中德妃出自名门,人美艳无双,生的三皇子也聪明伶俐最是肖似先帝,当时先帝已动了废后,另立德妃为后的念头。可没想到,他病重时,德妃竟然联合外臣准备助三皇子登基,反倒是皇祖母一心一意的为他求佛,不曾放弃,真情感人。从那以后,先帝便再也不曾动过废后的念头。”

    秦严说着,语气已是讥讽了起来。璎珞心有些发沉,既然从秦严的几句话中都感受到了宫廷的那种刀光剑影,步步深渊。

    她握了握手,主动靠进秦严怀中,道:“我倒知道几个治关节病的药膳方子,明儿我进宫去探望皇祖母。”

    翌日,璎珞难得和秦严一道起床,亲自伺候秦严穿戴了朝服,送他走后,她略收拾了一番,天不亮便进了宫。她到时太后才刚刚起身,正被水嬷嬷伺候着用参汤,听说璎珞来了,倒吃了一惊,忙让水嬷嬷去迎她进来。

    璎珞进了内殿,但见太后身上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松香色大通袄依在床上,身后垫着弹墨山水大迎枕,腰下都盖在厚厚的锦被下,额头上束着墨绿的抹额,虽是眼眸因她的到来而发着亮光,显得精神些,可脸色和眉宇间的倦意确让她有些病态。

    “怎么这一大早的就来了,早上寒冷,一准是阿严和你说了皇祖母的腿病吧?不碍的,年年如此,早习惯了,过些时日也便好了。只阿严大惊小怪的,人老了,哪能没个病啊痛啊的。”

    璎珞上前,因身上还带着外头的寒气也不敢太过靠近太后,只笑着道:“哪里就是为皇祖母的病来的?我又不是大夫,来了也不管用,是孙媳想念皇祖母了!”

    太后呵呵的笑,正要说话,脚步声传来,接着便响起了安安清脆而愉悦的叫喊声,“舅母!”

    一些时日不见,小家伙又长了不少,穿着金百蝶穿花大红棉袄,起花八团倭锻灯笼裤,脖颈上挂着金螭璎珞项圈,上头悬着一块红翡,头上结着小辫,用五色丝绦系着,小脚丫上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蹬蹬蹬的就朝璎珞扑了过来。

    他玉雪玲珑的眼眸中满是惊喜和喜爱,纯粹的黑眼眸,乌溜溜水汪汪的,实在令人心软,璎珞忙伸开手,将扑过来的安安抱了起来,吧唧地亲了一口脸颊。

    安安咯咯的笑,在璎珞怀中蹭了蹭道:“舅母怎么才来看安安,舅母再不来,安安都等老了。”

    安安的语气一本正经,脸上甚至还带着点哀怨,顿时引得璎珞一怔,接着便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捏了捏安安的小脸蛋道:“舅母看看,一段时日不见,安安是不是真等老了,长皱纹了?”

    言罢,惊异一声,道:“哎呀,不好不好,额头上真生印子了!”

    安安闻言吓了一跳,挣扎着就要跳下璎珞的怀抱去找镜子,顿时便引得太后和水嬷嬷等人又是一阵大笑。

    玩闹了一阵,璎珞方才起身去给太后亲自准备药膳,因是早膳,便也没弄的很丰盛,最做了当归猪蹄筋汤和鹌鹑薏米汤。

    她陪着太后,照顾着安安用了膳,秦严便也下朝过来了。安安要去花园里玩秋千,秦严抱着他去了,璎珞便陪着太后在偏殿中说话。

    刚好太医来针灸,璎珞便亲自伺候在旁,待太医退下,太后已是出了一头汗,璎珞拧了帕子给太后擦拭了脸,扶着她躺下,太后见她神情紧张,脸色严肃,便拉了她的手,笑着道:“皇祖母没事儿,莫怕,孩子。”

    璎珞迎着太后温和含笑的眼眸,却觉得一阵阵心酸,忍了忍方才笑着道:“皇祖母,孙媳在宫里住上几日吧,夫君在慈云宫还有住处,他小时生活长大的地方,我都不曾呆过呢。”

    太后岂能不知她的心思,闻言含笑道:“知道你有这份孝心,皇祖母身边宫女太监一大堆,皇帝和贵妃,各种娘娘们也每日都来探望,实在不必如此。倒是皇祖母最近精神实在不济,安安又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难免有些看顾不过来,安安身边的丫鬟嬷嬷们虽然忠心,可到底都是奴婢,只怕太过纵着他,你若真有这个孝心,不防将安安带回王府去照顾一些时日。”

    安安是皇孙,身份金贵,璎珞倒不曾想到太后会提出这样的建议来,只她是真正喜欢安安,加上对自己也有信心,觉得定能保护好孩子,便没推辞,道:“好啊,就是怕皇祖母习惯了热闹,会想他。”

    太后却笑,道:“皇祖母精神头不行,总是乳娘和丫鬟陪着安安,小时候倒也没什么,他如今慢慢长大,该学事儿学道理了,过些时候还要开蒙,总这样却也不成。”她说着将璎珞的手拉在了手中,拍抚着道,“再一个,民间有个说法,夫妻两个子嗣缘浅的,先在身边养上个孩子,慢慢的这孩子便能带来弟弟妹妹,虽是不可信,只试试却也是一举两得。”

    璎珞略楞,太后便道:“皇祖母没有催着你生孩子的意思,只是……”

    璎珞又怎么会不明白太后的好意,见太后解释,忙握紧了太后的手,道:“皇祖母都是为我好,我都知道。我会待安安如己出的,等姐姐回来了,定会交给姐姐一个聪明伶俐,健健康康的好孩子。”

    ------题外话------

    月票,有了吗,表留着了哦,月初一张票珍贵程度等于月末十张票啊,真滴,表让票票捂在手里贬值咧,投给素素吧,让庶女为妃早点上榜,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