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妻凭夫贵 >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五章

作者:清越流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等苏婉再从里间出来,外头的人已经走了,她状似无意的问掌柜:“刚刚那林少爷可是松林镇人?”

    掌柜回道:“正是去岁回松林镇落居的那家少爷,小姐怎么认得?”

    苏婉笑道:“去镇上的时候见过一次,他们家太太少爷们出门排场可不小。”

    “正是呢,老员外是发了财回来的,以他们家的家底,在县里置办这些地产便也尽够,可那老员外本就是回来落叶归根,县里哪有他在自个儿老家住的舒服。”

    苏婉点头笑了笑,又道:“我瞧着这位性子不好相与,想是家中受宠的吧?”

    “是那大太太嫡亲的儿子,排行最小,每回来咱家店里出手可不小气,想是最受宠了。”

    “可不是,百姓爱幺儿。”苏婉随意的点了点头,瞧了眼天色,道,“不早了,小绿我们回去了。”

    掌柜送到门外:“小姐慢走。”

    苏婉的心情有点一言难尽,她觉得这门亲事不好,主要是不希望宋小妹走上老路,若能嫁给别人,说不定就改变命运,不会英年早逝了?当然,她更想给自己一点信心,若宋小妹能改变原定的轨迹,那她自然也能。

    万万没想到,事情还有这样的转折,苏婉都不知道自己该庆幸还是该为宋小妹难过了,以为是个乘龙快婿,对方还不计门第,谁知竟然是这么个情形。

    可见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想得好处,还是要代价的。

    等到回了自家院子,苏婉已经把一切捋顺了,首先林家大太太没见过宋小妹就表现出那般重视,无论如何也要宋小妹嫁自己亲儿子,想是已知她儿子的性向了,找上宋家一来是看中宋子恒的前程,怎么说她丈夫和公公都是员外,她嫡亲的儿子娶的妻子也不能太丢份,宋子恒有前程,她很看好,说不准将来还能给儿子添个助力;二来,也高兴宋家如今势微,再过个十年也不敢跟他们林家翻脸,宋小妹嫁过来后便是知道了丈夫的习惯,也不敢与娘家说,且说了也没人能替她出头。

    而宋小妹英年早逝就更说得通了,她当初还想这妹子怎么这么没福气,刚好她亲哥在朝堂上暂露头角,一跃而成天子宠臣时去世了,该享的福没享到,如今看来或许不是没福气这般简单,而是没命享了,林家有那么个致命的缺点,一开始是无所畏惧,宋子恒一介书生,背景全无,顶了天也就是五品开外的文官,便是知道了又如何,想与他们闹,便是连他宋家的名声也不要了?为个出嫁女还真不值当。

    可后来见宋子恒有发迹的迹象,看起来还颇受天子宠信的样子,如此一来,日后他成了权臣,可还会怕伤了名声?林家不是傻子,知道两家悬殊太大时,地位高的那家说话便是真理,一如他们当初对宋家的态度,等到日后被宋家清算,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不管宋小妹知不知晓丈夫的秘密,有没有对娘家人透露,这个时候死了,日后就是宋子恒想算账也没有证据,他们还占着个姻亲的关系,只要表面功夫做足了,宋家没有铁证如山,就不能真拿他们林家如何。

    苏婉想清楚这些,都觉得打了个寒颤,娱乐圈复杂归复杂,但还是法治社会,电视里演的那些一个不爽就下药动手脚让你出车祸什么的,纯属扯淡,虽然古代法制没有现代那么严,但苏婉自从穿越过来,也是照常生活,大家都是生命,有些口角和摩擦,比如李氏对她羡慕嫉妒恨,顶多也就说几句酸话,总不能下了药毒死自己占了自己的嫁妆吧?所以说生活过才知道,古代人的生命也是命,至少在普通人当中,随便要人命的事不可能发生,但林家这样真的让她觉得恐怖,明明有很多方式和平解决问题,他们却用了最狠毒当然也是最保险的一种。

    苏婉兀自出着神,忽然一双大手从天而降,宋子恒一进屋就见他娘子神色怔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笑着伸手捂住她的脸,苏婉连忙撇开头:“手这么冰。”

    “所以想让娘子帮忙焐热,娘子可是嫌弃?”

    苏婉这时候没心情跟宋子恒开玩笑,宋子恒见她一脸的心事重重,这才坐下,揽了她的肩:“娘子今日不是去铺子给小妹选首饰了吗,可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

    苏婉想了想,决定直接说,便点头:“我挑完首饰出来,便想去咱家酒铺瞧瞧,见到了林家少爷。”

    宋子恒一头雾水,苏婉解释道:“就是小妹欲定亲的那位?”

    “娘子怎么知道的?”

    “其实我早知道了,小妹不小心听了娘与媒人的话,便来问我的意思,也幸好小妹问了我,我原还想娘的眼光定不会错,她满意的自然都是好的,谁料我今日见到那林少爷,真是……真是叫我大开眼界!”

    宋子恒见了苏婉一脸怒容,眼皮不由一跳,心头闪过不好的感觉:“他对你无礼了?”

    “他怎么会对我无礼?他看都没看我一眼,竟在对那……那眉清目秀的小厮动手动脚!”

    宋子恒闻言脸色一肃:“娘子可看清楚了,他是如何对小厮……轻薄的?”

    “我瞧得真真儿,我进去的时候,铺里头无人,他竟在那小厮……屁股上捏了一把!”苏婉说着满脸恶心的样子,“虽然他动作快,却没逃过我眼睛,我看呆了,便有些失神,那小厮害怕的脸发白身子在抖,他竟然恬不知耻的瞪了我一眼,像是我打搅了他们一样!”

    “你又是如何知道他就是与小妹说亲之人?”

    “你傻呢,整个松林镇他们家出了两个员外,他又常在我们那儿买酒的,掌柜都相熟,他走后我觉得这人奇怪,就问了句,掌柜说是松林镇员外家的林少爷,还道那大太太嫡亲的小儿子,因着受宠,出手一向大方,我一听便知不好了,这不刚好就是在小妹说亲的对象?”

    宋子恒还是觉得荒唐:“怎么会……”

    “怎么不会?那小子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你不信问小绿,她在我后面,那林家少爷瞪我时她也瞧见了。”苏婉说着,不等宋子恒反应便把小绿叫进来,当着她的面问,“小绿你今天和我一块去酒铺,看到那林家少爷时,他瞪了我一眼,是也不是?”

    小绿点头:“我瞧见了呢,也是好笑,咱们进自家的铺子,他还好意思瞪咱们。”

    苏婉在这里玩了个文字游戏,但宋子恒正处于震惊中,并无发现,心里其实已经信了,尤其是他妻子这气急的模样不似作假,娘子平日在家与小妹最要好,她自己没个兄弟姐妹,想是把小妹当亲妹看的,自然要怒了,苏婉还在那里生气,竟顾不上小绿前脚刚出去,幸好她把门关上了。

    苏婉气道:“我不管,小妹怎么能嫁给这样的货色!”

    宋子恒忙抱着她顺气:“还没定亲呢,不急,这事不能闹大,得慢慢来,首先咱们要有证据。”

    苏婉等的就是他这句话,此时斜了他一眼,不满道:“就是还没定亲,直接推了才好,要这么麻烦作甚。”

    “若事事都能像娘子说的这般简单就好了。”宋子恒苦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要太过生气,他这么几句话的功夫已经想明白了,员外家的少爷主动向自家提亲,果然是不怀好意,打量他们宋家好拿捏呢!不过他却不想让自己娘子担心,心想她这会儿怕是只顾着气那林少爷不是个好的,没心思往深处想,若自己脸上露出些什么来,以她的聪慧一联想,怕是现在就气不过要去算账了。宋子恒抚着苏婉的背,低声哄道:“娘子别气了,这事交给我来处理罢。”

    “你可上紧点,这人不是什么良配!”

    宋子恒无奈道:“小妹是我的亲妹妹,我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她往火坑里跳。”

    苏婉这才有些歉意的道:“是我心急了,今天都被他给气死了。”说着又开始生气,“这林家都不是什么好人!才养出这么个家伙来祸害别人家姑娘!”

    宋子恒闻言眼神眯了眯,眼底仿佛蓄了狂风暴雨,低下头时却又是一脸温和,拍了拍苏婉:“行了,为这么个人气坏自己不值当,现在还是议亲,叫娘推了便是,他林家日后与咱们又无甚瓜葛。”

    苏婉没说话,宋子恒却拉了她起身:“出去吧,该吃饭了。”

    接下来几日宋子恒都一切如常,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只是有一日苏老爹派家丁来告诉她姑爷今儿不回来用饭了,让她别等,苏婉心知是出结果了,便自己跟几个孩子吃了饭,往常饭后都是宋子恒与他们一道温书,孩子们有不懂的也好问他,如今苏婉是解决不了他们的功课问题了,苏婉忍不住泪流,算下来几个孩子才开蒙一年多,顶多算小学二年级,没想到穿越一场,自己连小学二年级的题目都不会了,也是怪不好意思的。

    今晚宋子恒不在,苏婉盯了孩子们看书,到时间赶了他们去睡觉,自己洗漱完了却坐在床上发呆,她以前一个人住别墅都不觉得大,这个时候坐在小小的房间里,却觉得空荡荡了,少了个人觉都睡不着,果然习惯都是被惯出来的。

    苏婉哂笑一下,随意抽了本书歪在床上看。

    宋子恒到深夜才回来,院子的门没栓,他顺利推开进来,本想直接去洗漱,却从自家屋子的窗户瞧见里头灯火影影绰绰的,于是脚下一转,轻轻推开门进了屋。苏婉还没睡,自书里抬头看他:“回来了?”

    宋子恒走到床边,把书抽出来放一旁,低头看他,灯光下他的眸子格外的亮:“我还特意叫人回来告诉你别等了,怎的这么不听话?”

    苏婉却伸出双手勾住他,腿也从被子里抽出来,缠住他的腰,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宋子恒下意识双手托住她的臀部,嘴上却道:“别闹,我还没洗漱。”

    苏婉很想邪魅一笑说“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真正说出口时却撇开脸捂了鼻子:“一身酒味,快去洗澡。”

    说着挣扎的要下来,宋子恒抱住她不放了,不怀好意的笑道:“娘子这般情深意重,夜深了还强撑着不睡等我回来,我自然也要回报一二,便替娘子洗个澡。”

    “我已经洗过了啊!”

    宋子恒却道:“我不介意替娘子再洗一次。”说罢不顾苏婉挣扎,抱着她出去了。

    小绿去睡前在炉子里烧了一大锅沸水,底下火星子煨着,这会儿水依旧烫,冲了两桶凉水下去才能洗澡,两个人挤在浴桶里,肌肤挨着肌肤,苏婉逃不开,被翻来覆去的折腾了,最后直接在浴桶里昏睡过去了。

    宋子恒将苏婉身上细细的擦干,给她披上衣裳,这才抱了她回屋,轻轻把人放在床上,伸出手慢慢抚着她的眉心,许是动作太过温柔舒服,苏婉渐渐舒展开眉心,呼吸更悠长了。宋子恒瞧着她沉沉的睡颜,却有些内疚,娘子自来睡眠浅,如今被这番抱着折腾都没醒,想是累着了,也是自己今天失了控,自在岳父那会儿回来他便憋了口气,那日他请岳父帮忙查一查这事,今日已有眉目,结果是那林家少爷果然是个混不吝的,比他想的还要混账些,身边两个小厮都被折腾得轮流进了医馆!林家人瞒得倒够深,拿钱去问那些个下人,竟一个字也不肯透露,岳父差点没查出来,也幸好那林少爷的其中一个小厮去医馆时正好岳母也去了,岳父便再叫人去医馆,本是想问医馆大夫和药童可知道些什么,没成想另一个小厮也在那看病,伤的那处叫人难以启齿!

    这林少竟如此荒唐!可想而知林家不是不知情的,至少那位急着想叫小妹进门的大太太心里门儿清!

    宋子恒当时听得脊背都凉了,瞧着那小厮的样儿,小妹嫁进去可还能好?怕是半条命都要折进去了,自家又没甚个背景,也没法替小妹讨公道,林家真真是好算计!

    宋子恒憋了一股火气,回到家时已经消退不少,只是见着撑了眼皮在等自己的妻子,心头变成了另一种火热,一时克制不住,竟成了燎原之火,让他失了分寸。宋子恒在床边抚了苏婉很久,手指舍不得离去,只是瞧着时间实在不早,明日还有更重要的事做,这才依依不舍的起身,去澡房收拾满地的狼藉。

    次日早上,苏婉缓缓睁开眼,瞧着从窗外透进来的太阳,心知这会儿应该不早了,没想到门却被推开了,宋子恒走了进来,苏婉惊奇:“相公怎的没去学里?”

    “我刚去向夫子告了一日的假,娘子快起来吃早饭罢,咱们今儿回家。”

    苏婉忙问:“可是家中发生什么事了?”

    宋子恒没说话,苏婉已经起来赶忙起来穿衣服梳头,刚把头发挽好,宋子恒从背后抱了过来,脸贴在她颈侧,道:“亏得娘子,小妹差点就被毁了。”

    苏婉反手摸了摸他,问:“是查出眉目了吗?”

    宋子恒点头:“请岳父帮忙了,我不欲与娘子说这些龌蹉事,没得污了娘子的耳朵。”就算宋子恒不说,瞧着他的神情和语气,苏婉也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了,想是宋子恒先前还只当那林少爷有些小癖好,已深知他不是自己妹妹的良配,哪料他竟比自己以为的还要荒唐许多——苏婉觉得像宋子恒这么风光霁月的人,也忍不住用了“龌蹉”二字,可见事态严重。苏婉也能理解,就是结了婚还能离婚的现代,父母兄弟遇到骗婚的gay,也恨不得把对方剁了,更何况是古代?出了事连个公道都没处找。

    匆忙洗漱用了些早饭,车把式已经在院外等了,苏婉匆匆跟宋子恒上了车,连个包袱也没带,可见走的急,上了车苏婉才想起来:“我们要在家住一晚,那良文他们怎么办?”

    宋子恒拍了拍她:“无事,我已与他们说好,小绿不是在家吗。”

    “也是,幸好还有小绿。”苏婉点点头,掩着唇打了个哈欠,宋子恒这才笑了,拍了拍自己的肩,“我知娘子没休息好,靠着我再睡会儿罢。”

    苏婉便不客气的靠上去,睡了半路,睁开眼已经过了镇上。

    赶到家时,宋母他们正在做饭,见儿子和媳妇匆匆赶回来,宋母连连问:“出了何事?”

    宋子恒瞧了一眼,问:“就娘在家吗,爹呢?”

    “你爹在山上呢,要不我去喊他回来?”

    “不了,反正爹要回来吃饭的。”

    听得宋子恒这么说,宋母才隐隐松了口气,怕不是十万火急之事,可她怎么想也想不出儿子为何临时回来,连个行李也没拿,可见不是回来休假,且那边还有三个孩子呢,平日也走不开,到底是出了何事?

    宋子恒瞧着两个嫂子也在旁,不好与娘说这些,不是不相信她们,只他爹娘都没告知兄嫂们在与小妹议亲的是哪家人,若不是小妹听得一耳朵,平日又极信任自家娘子,怕是也不会说这些,没见着连先前娘子都没与自个儿说早已知晓小妹的议亲对象吗?当然也亏了小妹与娘子多说了这一句,可事关她的名声,宋子恒万不敢掉以轻心,在宋母忐忑不安的眼神下,仍是没有吱声,只道:“我去山上瞧瞧。”

    宋子恒走了,宋母便抓着苏婉的手想问她,苏婉满脸为难道:“娘还是等相公与您说罢,我瞧着倒不是坏事,娘听后该庆幸发现及时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