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老大嫁作商人妇 > 第柒柒回执念终泯

第柒柒回执念终泯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魏朝贵族与平民之间泾渭分明,一般百姓想要跃身皇亲可畏难于上青天。这样大的荣耀,那是求也求不来的。然而无缘无故忽然临到头上,却未免叫人惶恐和疑虑。

    庚夫人着一袭淡紫色镶兔毛领大褂,妆容浅淡而端庄,闻言谦然笑道:“承蒙王爷抬爱,我儿才得如今顺遂。然庚家当年历经变故,原有过一段不好的历史,又怎么能够攀得上王爷这样的身份。王爷公正廉明,得百姓景仰爱戴,救王爷乃是我儿应当,只这样大的恩赐,实在让人受之惭愧。”

    铎乾俊朗面庞上笑意温和,不急不缓地打断话茬:“呵呵,当年那场港口之乱,如今想来许多细枝末节尚须再度推敲。何况罪也已经赦了,此事倒无妨碍。”

    短短一二句便把庚夫人的婉拒推挡,只叫人明白此时并无商量余地。四周复又静默下来。

    老桐立在铎乾身旁,一双深眸把众位容色扫量,末了落在红姨身上。

    早知道这对主仆造访春溪镇,就应该早点把二蛋藏起来,免得凭白遭他威胁。

    那被人揪了短儿的滋味可真不舒坦,红姨只得讪讪地咧了咧嘴角,张扬招呼道:“看看,看看这都是怎么了?寻常人家这可是天塌下来的好运气,瞧一个个木讷的。敢情人家王爷主动开了口,你们还想推拒了?这要是传出去,叫王爷的脸面往哪儿搁,亲家的生意还做不做了?是吧,关瘸子?还不快叫你女婿应下。”

    关福一只酒盏在手中攥磨,见红姨又是挤眉弄眼,又是在桌下踢自己,默了一默,终于嘿嘿应道:“是,叫你认,认就认吧,左右是干亲……哎唷。”

    话音还未落,就被红姨狠拧了一把:“什么话?认下来就是亲。”嘴上刻薄着,自己也笑起来。猜都知道这破酿酒的心里憋闷,舍不得闺女被领走呢,认了义子倒是叫他松了一口气。铎乾还是会做人,这一点红姨服他。

    又催庚武:‘快啊,这小子,听你红姨的没错,红姨看人最准。”

    一张大红木圆桌把人遥遥隔开,庚武隔空睇着铎乾深邃的眼眸,铎乾亦在与他对视,那眸中光影幽幽,似要将无声的言语逼进人心里。

    庚武脑海中忽又现出当日在堇州府长平大狱的一幕,那场院空空荡荡,冷风把沾血的素白中衣嗖嗖吹拂,李宝财推他离开:“小子好运气,过关了。”

    他狐疑回头一看,看到偏堂里铎乾昏蒙不清的脸庞——“那是个好丫头,她对你一心一意,回去须得好好待她,莫叫她随了她母亲的命运。”

    把这一连串事情想下来,便知道铎乾所为的是何目的。便不再叫父母长辈为难,蓦地拂开袍摆站起来,双手持杯打了一拱:“义父在上,请受晚辈一礼。”

    正值二十一风华的清隽男儿,那薄唇轻抿,神清骨秀,举止间萧萧洒落,只叫人心生赏识。

    “呵呵哈,小子可教也。”老桐慈祥地笑起来,霎时间雅间内的气氛便又复了先前和乐。

    按的是福城人的礼俗,屋堂正中的茶几上摆一对儿猪脚与红糖果饼。老桐站在铎乾身边,铎乾端坐于正中堂高椅之上,夫妻二人双膝跪拜行认亲礼,齐齐叫了声“义父”。

    义父……怎生得听得这样刺耳,不似“爹”,清清脆脆。

    “……好,都是懂事的孩子。”铎乾默了良久,忽而才沉重地答应一声。又伸手把秀荷扶起,给小两口儿一人发了一个红包。

    秀荷抬起头,看到铎乾虽笑得和蔼释然,那桃花眸子莫名竟似有苍凉。她不知他苍凉所为何来,便敛下眉目不再细看。

    关福坐在一旁吧嗒吧嗒抽着水烟筒,亦跟着点头应“好,好。”

    红姨拍他,叫他别抽太猛了,秀荷肚子里的小丫头嗅着不好。

    关福便站起来,转身欲往后院一个人坐着。自从铎乾出现,关福闷声吃烟的时间越来越长。

    老桐看过来,语气一贯的客气而有礼道:“关师傅得此一对女儿女婿,真是好生福气。他日若有空闲,可带小小姐前去京城听戏。”

    小小姐……那是闺女的小丫头,他还指望留着小丫头老来取乐呢。混账儿子也不肯好好成家立业,好容易闺女日子安稳,那不该来的又来惦记。

    关福听着心里有点酸,又想起子青清透寡言的旧日容颜。

    “那玩意儿我听不懂,孩她娘不爱唱,我也不爱听。”关福头也不抬,答得魂游象外。

    孩他娘……

    铎乾眉宇微微一蹙,似有什么一瞬掠过。

    秀荷隐约捕捉,再想看,却又什么都不剩下,便抬起头笑问道:“王爷可是闻这酒味儿不适?”

    “不然,关师傅这酒酿得好极,本王不喝却亦是醉了。”铎乾俊朗面容顷刻又晕出温和笑颜,看一眼天井旁昏蒙的小窗,踅步走出屋堂。

    ……

    铎乾是十二月中旬走的,走之前说要买下那座二进的宅子送给小两口,庚武一意拒绝,庚武说:“男儿汉应以自立为重,莫因认了皇亲便从此懒散依附。义父一世清正廉明,更不能因此而破了规矩,免得他日落下闲人话柄。”

    铎乾默然赞许,后来便打消主意。

    秀荷知道庚武背着自己一定曾与铎乾有过谈话,但具体说了什么,她却没有问。怀孕的时候人总是懒懒的,本能的不愿叫自己想太多太复杂的事。

    庚武在清江浦的分店年前开张了,因为庚家男丁只剩下他一个,身边无人相佐,平日里忙得分-身无力。常在两地往返,在家的时候便缠她。彼时三个月已满,有时候忍不住了难免破一回戒。冬日的被褥暖暖的,两个人耳鬓厮磨完,紧拥在床上说话,秀荷也会故意问庚武:“你可觉得那个端王爷莫名其妙,好好认你做义子,不认还不高兴了。”

    庚武便噙住她红润的唇儿,笑应道:“顺其自然便是,你若是不喜欢他,就只当做这件事不存在,依旧像敬一个普通的官员。”

    秀荷想想也是,民间也有拜干爹,身体不好的小孩都拜,平时也不打交道的,只过年过节送两篮子鸡蛋或炒几盘菜端过去。后来就也不再问。

    庚武没有告诉秀荷,庚武在私下里和铎乾有过一番对话。

    东水街上的两间门面,一间叫“雲秀酒坊”、一间叫“庆春行”。庆春行二楼的会客厅里,庚武对铎乾道:“无论你与她母亲有过怎样故事,但请王爷不要将她拖入旧恩怨。我只望她今生过得富足平淡,倘若谁人对她有威胁,我亦不会轻易容那人好过。”

    分明生得清隽英挺,气场却道不出的霸气阴冽。他知道铎乾认自己为义子,其实不过只是面上的一层遮掩,所以背后依旧是叫他王爷。

    铎乾心里对这样的女婿其实是满意的,人就是要如此,太实诚的叫迂腐,太阴险的又防不胜防。在善与恶之间过渡、且收敛得恰到好处,方才是成大事业者。

    铎乾只说了一句:“过二年让本王再抱一个外孙,本王也就膝下孙儿双全了。”

    庚武眼神稍一亮又沉淀,立刻便明白了那背后故事。双手打了一拱,便将周身的狼气敛藏。

    铎乾说:“本王那一代的恩怨计较,你们晚辈不懂。你是局外之人,本没有权利阻扰我与她相认。我欠她太多,心中只想补偿,但亦知适可而止,必不会叫她为难。”

    庚武释然,便吩咐伙计采买来丰盛礼物,将铎乾三人送至码头客船。

    ——(2)——

    日子过得飞快,一忽而就到过年。

    关长河在梅家瓷窑伤着后脑,躺在床上昏迷了半月不醒,阿爹走不开,秀荷便同庚武一道回镇上过年。庚武在富春楼把三家人请来,热热闹闹办了好一大桌。早先的时候家里没有男人,逢年过节尤为冷萋,如今小叔子回来,娶了新媳妇、人气旺了,生意也越做越好,走出去邻里乡亲间也有脸面,嫂嫂和孩子们都很高兴,一个年过得好不热闹。

    正月一过,那肚子里的小肉儿便也似枝头的萌芽,一忽而之间就舒展开来。夜里把衣裳褪下一摸,圆圆的拢起来一个小西瓜大,包都包不住。

    回镇上看嫂嫂,大嫂说秀荷肚子的形状像梨儿,小丫头一定生得清清秀秀,这下可得叫小叔子好好赚钱,咱家小丫头的嫁妆可不能比别人少。

    堇州府的分店二月里也开张了,如今庚武越来越忙,除却三餐,一日几不见人影儿。秀荷心疼庚武,嘴上却倔硬:“可不是。他要不出去赚钱呀,闲在家里也是闹腾人。”

    闹腾人……话一出口,还不及二嫂眼神暧昧,自己的脸就先红了。庚武也是坏,每一回到家把门一关,还没等阿檀走远,那里的嚣张就起来。假装没看见、不知道、不理他,他却偏生抓着她的手往腰带下探,热得不行了,硬-杵杵-顶得人手心疼。想骂他喂不饱,偏生他个儿又高,清宽的肩膀把她在阴影下笼罩,那下颌上的青茬又看得人心疼,心疼他一个人养一大家子的辛苦,一不小心就又被他得逞去一回。

    人都说过了四个月,身子就渐渐开始浮肿,许是因为庚武常疼她,竟然除却少腹隆起来,其余反倒比姑娘时候更加娇好又美艳。

    美娟来看秀荷,看得好不羡慕。哦,还忘了告诉你,美娟的肚子也大了,和秀荷的月份差不多,但肚子却要稍稍小一些。小黑家里兄弟多,底下几个弟弟妹妹还未成年,美娟便依旧还在绣庄上做着。听她说,年前的时候梅老太太和叶氏亲自去了一趟凤尾镇,把张锦熙接了回来。张大拿本来不放人,无奈闺女非那孽障不肯改嫁,另一面又贪图梅家绣庄的红火,最后还是让了步。但却放出话来,要那孽障半年内必须和闺女重新再怀上骨肉,否则怎么弄出来的依旧怎么把他弄进去。

    宫中老太妃久久不吭气,梅老太太有求于人,忍气吞声。

    后来由张大拿牵头,梅家据说花了大几千银子,到底是把梅孝廷放了出来。听说梅孝廷出狱的时候瘦得不成样,俊秀的脸庞容色惨白,眼神空洞洞似没有魂儿。叶氏去堇州府接人,唤他几声“孝廷”,他竟似不曾听进,勾着嘴角讽弄一笑,一袭素白囚服只顾缱风独走。叶氏讶然得张大嘴,忽而喊一句:“我苦命的儿啊,那偷了你魂的小妖精。”当场就晕了过去。

    秀荷知道叶氏说的是自己,她们梅家人总是这样,早先的时候设陷阱算计她,不想她脱身而去,最终算计的却成了自己儿子。后来就又把什么冤债都推到她身上了,儿子但有不顺都是她害的。

    从始至终,她可什么都没做。

    但一想起庚武昔日在长平大狱那一身斑驳的红,还有梅孝廷自小养尊处优的少爷身骨,心尖儿还是悸了一悸。小宝儿保住了,她便不想再去恨他,其实还是不想在心中残留记挂。到底屡屡劝过他不肯听,得来的结局也是他咎由自取。

    三月里阿爹咳嗽加重,炖了药草回去探望。那金织廊桥光影蒙蒙绰绰,一个人揩着药罐从桥头走到桥尾,神龛前似与谁人擦肩而过,淡淡熟悉的熏香,似游离在梦中也似旧人神魂飘渺,却忘记了回头,像被梦魇住,控不住身。走到桥尾树墩,忽而才有力气回头去看,那黑漆漆的暗影里却没有影子,便只当做是一场幻觉。

    后来听美娟说,梅孝廷有曾回来修养过一段时间,但日子不长,又一个人只身去了京城。秀荷才知道那天遇到的真是他。但他与她默默擦肩,如同半生素不相识,那么他对她的执念,应该终于是死绝了。但愿他去了京城能好,毕竟少年相依,她也不想他余生萧条。

    因为梅家绣庄势头迅猛,在宫中颇受贵人们器重,二老爷梅静海短短半年内便在蜀州、两广、西晋还有京城都开设了分店。叶氏见儿子魂不守舍,也想叫他换一块地儿养养心,便干脆叫梅孝廷去了京城管理分铺。又去口信与凤尾镇告诉张大拿,只待三月天暖了,再把儿媳张锦熙也一并送过去。

    但还来不及送走,三月初的时候忽然一桩大案却让梅家一夜之间陷入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