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如意书 > 第49章 君子如玉

第49章 君子如玉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十九章

    “六姑娘,你这首饰可真好看啊,我瞧着上头的宝石好像是鸽子血的呢,”骆止蓝坐在靠近谢清溪的地方,高兴地说道。

    谢清溪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自从上次她当众让她落了面子之后,这个骆止蓝可是不太喜欢自己的,怎么这会倒是同自己亲热起来。

    不过诗会的其他姑娘倒是一点都不奇怪,谁都知道这个骆止蓝素来有点捧高踩低,诗会里但凡出身略差些的,骆止蓝都对人家横眉冷对。其实不少诗社里的姑娘,都有些瞧不上她,毕竟这骆家也不是好出身的人家。如今若不是有个娘娘在宫里头颇为得宠,谁认识他家是哪户人家哦。

    毕竟人家在自己家中做客,谢清溪也不好太过冷落,便淡淡地回了句:“骆姐姐可真是好眼光。”

    嗯,没了下文。

    此时谢明岚还在招呼其他刚到的姑娘,因此这些已经坐着的姑娘们,便由谢清溪和谢明贞招呼着。谢明贞虽不喜交际,可是这交际手腕却是不少的。因为她本身绣活好,略起了话题便有了话题。

    周围的姑娘虽都是以诗会的名义过来的,可是琴棋书画还有绣活都是不差的。又加上谢明贞说了好几种绣法,好几个姑娘都围着她问呢。

    至于谢清溪,她年纪虽小,可却是谢家唯一的嫡女。嫡女与庶女身份之间的差别,那可是谁都知道的。光是从四位姑娘的穿着打扮上,不少姑娘都能看出端倪。

    当然不是说谢家其他三位姑娘穿的不好,恰恰是其他三位姑娘不管是穿着还是首饰都比在场的姑娘要好上许多。单单是四姑娘身上穿着的那条正红色珠光缎裙子,在场不少姑娘便是嫡女都未必有一条。

    可谢清溪虽不像二姑娘和四姑娘那样盛装打扮,可是她那条浅草色遍地蝴蝶长褙子,光是上头的遍地蝴蝶的绣法,不少绣工不错的姑娘,都看了好几眼呢,这针法实在是好,看着便不是一般绣娘能做出来的手艺。

    她今个梳着的还是小女孩常梳着的苞苞头,不过两边花苞上都有簪着一只赤金莲花,莲心里都镶着一颗赤红的宝石。这样的首饰不少姑娘看都没看过,更别提上头镶着的鸽子血红宝石呢。

    骆止蓝没想到自己的主动示好,却被谢清溪不冷不淡地回了回来。于是她咬着唇,脸色微微涨红。

    一旁的骆止晴见她这姐姐这般模样,心头一惊,生怕她同谢清溪起了冲突。于是秦家的三姑娘秦珊随着她母亲在庄子上住,自打诗社成立以来,便再也没参加过她们诗社的聚会。

    原本这次她便同骆止晴商议过,要不趁机拉着谢家这个嫡女入了诗社,这样她们诗社在苏州贵族小姐圈子里,那还是顶顶有名的。连一个布政使家的嫡小姐都没有的诗社,哪里能算是最有名的。

    骆止晴虽比骆止蓝年纪小,可素来就是有心计的那个。这会她赶紧打圆场说道:“六姑娘这样的红宝石可真好看,我瞧着上回见六姑娘时,你带着的是一顶红宝石花冠,也是极好看的。”

    “骆二小姐的眼光也好,”谢清溪客气说道。

    这会先前被谢清溪拉着,说她绣活好的那位参政家姑娘顾蕊,一下子捂着嘴轻笑了起来。她见骆止蓝恨恨地瞪了自己一眼,便无辜地说道:“我只是觉得谢六姑娘说的对而已。”

    谢明岚对这次诗会活动,可是极重视的,不仅诗社里所有的姑娘都请了,就能有些未能入诗社,但是家中也极有地位的姑娘,她都没落下。所以苏州总兵大人家的三姑娘吴琴也被她一并请了过来,这位三姑娘吴琴是家中嫡女,只是不仅才名不显,胸中更无多少点墨,根本比不上她的庶姐姐吴玲。

    吴玲也是诗社的一员,原本她也在家中提了要带自己三妹妹一同前来。不过她这个三妹自己才名不成,偏偏还见不得旁人好,暗中使计还不愿让自己来。若不是后头谢家这位四姑娘又单独给她下了帖子,只怕连吴玲自己都来不了了。

    “琴妹妹,这是我大姐姐,这是我六妹妹,”谢明岚拉着吴琴过来坐下,便给她介绍了谢家其他两位姑娘。

    虽然吴琴年纪也不大,不过架子倒是端的不小。毕竟她爹爹可是苏州总兵,总兵乃是镇守一方的最高军事长官,所以便是谢树元见了吴总兵都是客客气气的。不过因着如今是国富民安的年代,武官的价值大大下降,而结交武官又与结交文官不同,所以吴总兵家的门庭较之谢家可谓冷落之及。

    可吴琴在谢清溪面前,倒是端足了架子,只见她淡淡扫了谢明贞和谢清溪两人,又笑着对谢明岚说道:“上次在秦姐姐倒是见过一回,不过谢六姑娘并不同咱们一道说话,所以倒是有些不熟络呢。”

    吴玲在旁边听着她这个妹妹的话,急的险些要脱口堵她,不过到底还是忍不住了。这个吴琴也是被吴家惯的有些无法无天,不过才十二三岁的姑娘,日日将那派头挂在嘴边,恨不得在脑门上刻着我是嫡女这几个字。

    可她在家中这般目中无人也就算了,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到了旁人家做客,况且那位也是谢家的嫡姑娘,身份可是比她一点都不差的。

    “前次是因着没机会说话罢了,这会吴姐姐能来,可不就是给咱们热络的机会,”谢明岚一副长袖善舞的模样,倒是将上头两个姐姐都比了下去。

    旁边的骆止晴也立即说:“我看岚妹妹这宴席准备的,便是不能再妥当的了。若是下会轮到咱们家设宴,我和姐姐可得好生同你讨教呢。”

    “你说是吧,姐姐,”骆止晴拉了下旁边骆止蓝的手,这才让她回过神。

    骆止蓝隐者一直想心思呢,被骆止晴这么一拉,倒是回过了神。所以她也点了点,却还是有些心不在焉地说道:“我瞧着也是呢。”

    谢明岚似笑非笑地看了这个骆止蓝一眼,心中却不无讥讽地想着,到底是个十三岁的大姑娘,这会都知道思春了。前些日子不是还瞧着秦家的二公子好的,这会看见了自家的大哥,这一颗心又瞬间变了。

    这少女的心思啊,总是诗呢。

    谢明岚回头瞧了眼谢清溪,见她正和参政家的小姐顾蕊在说话,心底却慢慢浮上一计。

    这些姑娘虽说是打着诗会的名头聚集,可其实不仅是作诗上头要比,这琴棋书画可样样都要提的。这家的小姐琴艺出众,便借着旁边放着的琴随意弹了一曲,赢得众位小姐的声声称赞。那家小姐画功出众,实在推脱不过众人,便随意画了幅鱼戏莲花的图,那活灵活现的简直是羡煞众人。

    至于这绣活出众的,自然也是不落人后。而那些什么都会又什么都不懂的,心宽的就称赞两句,心胸狭窄的就说两句酸话。大家说说话,这时间倒也过的快活。

    不过骆止蓝这边也显得心事重重,就算骆止晴拉了她好几回,都挡不住她不停的发呆。所以骆止晴趁着谢明岚同吴琴说话的空隙,便俯着身子靠近她耳畔,焦急问道:“姐姐,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妹妹问这话做什么?”骆止蓝还是死鸭子嘴硬,一副我什么事都没有的口吻。可是她素来是个没城府的,高兴不高兴都摆在了脸上。

    骆止晴这样聪慧的性子哪会瞧不出来,于是她微微笑看着众人,却又压低声音说道:“姐姐,可别忘了娘亲先前说的话,这可是旁人家,便是再不高兴也稍微忍耐些吧。”

    骆止蓝哪里是因为不高兴才这般的,可她又不好将自己的少女心事同骆止晴明说,于是便吱吱唔唔地说道:“妹妹别乱说,我没什么不高兴的。”

    “什么不高兴,”此事谢明岚假装只听了半句的模样,面带微笑地瞧着骆止蓝,又上前拉着她的手说:“若是有招待不周的地方,止蓝姐姐可得多多担待啊。”

    “哪里,妹妹设的宴席自是处处都好的,便是这茶我尝着都不是一般的呢,”骆止蓝赶紧说道。

    旁边的骆止晴也附和说:“我闻着这茶水格外的清香,茶水喝着的也是甘爽呢。”

    “妹妹真是好品味呢,这是雀舌茶,我素来便爱喝。这会因着要请众位姐妹,特特同爹爹讨了半斤来呢,”谢明岚轻声笑道。

    “谢大人可真是疼妹妹呢,”骆止晴奉承地说道。

    这声音不大不小,可堪堪让周围的姑娘们都听见了。那些姑娘瞧了眼谢清溪,又看了眼满脸笑意的谢明岚,这心里又是变了又变。

    谢清溪却只是轻笑了一声,她倒也爱喝茶,不过她爱喝的是白茶。这白茶乃是中国最古代的茶类,被成为六大茶类的贵族。不过各种茶类都有顶级茶叶的存在,只是众人口味不同,谢清溪倒也不觉得谁又真别谁好了。

    但凡谢家得了好的茶叶,除了谢树元留了外,就是往谢清溪的院子里先送。谢家那三位少爷便是疼她都来不及呢,更别说同她争这点茶叶了。至于谢明贞,她素来是老实的,萧氏不管赏了什么东西,她只管谢了便是,也从不问其他姑娘得了什么。

    谢明岚说的这话,在谢清溪眼里就跟个笑话似得。这种话也就在外人面前说说罢了,这真正得了实惠的,谁会到处去宣扬。

    “咱们这诗倒是做好了,只是我看每回都是众位姐妹之间相互品评倒也无趣,不如这会请了旁人来看看,让人家来选个高低优劣来,”骆止蓝轻轻说道。

    旁边的吴琴脸色一垮,就她那诗文还是不出去丢人便是了。至于谢清溪,她这会倒是真做了一首,毕竟成是非教了她这么久,若是再没学点真本事,还真是对不起她的成老师啊。

    “这会又不同上回在秦姐姐家那般,可以请各位夫人品评,这会还能请谁啊?”旁边一位姑娘立即提出意见了。

    骆止蓝就等着旁人问这话,好将下面的话引出来呢。只听她微微笑着道:“我听说府上的大公子,不过十六岁便得了直隶省的解元呢。我想着解元郎定是博学广智学富五车的人物,何不请他来品评咱们的诗作。”

    “我也听我爹爹骂我哥哥的时候,提过此事呢,”旁边一个性子活泼的小姐,立即接口道。不过她压了压嗓子,还学了她爹爹低沉的声音说道:“同是十六岁,你瞧瞧你,再看看人家谢大人的公子,都已经是直隶解元了。你便是给我考个举人回来,我都能半夜笑醒。”

    “蕙妹妹,你这个促狭鬼,若是让你爹爹和哥哥知道,你在他们背后这般编排他们,还不得打了你一顿,”旁边的小姐几乎是笑弯了腰,伸手便去掐那学舌女孩的腰。

    “我爹爹也在家中说过,只说这文曲星都落到谢家了,怎么人家的子弟读书就这般灵通呢,”接着又有个姑娘也跟着夸赞。

    紧接着这夸赞的话,更是没边了。

    毕竟苏州谁人不知道,谢树元当年就是探花郎出身,如今谢家大公子居然又得了直隶省的解元,只怕明年三甲都有一席位呢。

    倒是谢清溪这会终是沉下了脸,因为她看见骆止蓝那羞答答的脸色,又瞧着她低头同谢明岚说悄悄话的样子。

    不说旁人,这个骆止蓝单单提出她大哥哥,她就觉得没好事。

    “既大家都说谢公子文采好,那咱们便请谢公子给咱们品评一下诗作嘛,也让咱们见识见识直隶省解元郎的风采嘛,”骆止蓝没想到竟是这般顺利,便满面红霞地将话又接了下去。

    其他姑娘虽没她这样多的心思,不过十六岁的解元,可不是年年能见着的。便是大齐朝开国至今,这也是头一回啊。想当初苏州有个二十岁解元的时候,这位解元郎的名字可是传遍了苏州的大街小巷呢。

    所以大部分姑娘都是抱着好奇的心理。

    这会谢明贞虽觉得不好,可还是没开口,只是她转头看着谢清溪那沉的几乎要滴出水的脸色,想了想还是说道:“我大哥虽年少,可到底是外男。咱们闺阁女子的诗作,哪好轻易给外男瞧见啊。”

    谢明贞说的有理有据,让原本就觉得不妥的姑娘也点了点头。不过这会想让解元点评的姑娘却是占了多数,只听她们左一句右一句的,说得好不热闹。

    特别是骆止蓝,她一听谢明贞的话,便横着眼睛瞧她,头颅抬得高高的,下巴更是扬起,一副凛然不可欺的模样:“谢大姑娘这话说的,咱们只让丫鬟将这诗拿到前头去请谢大公子品鉴一番,便是传出去也不过是一段佳话,何来又说闲话一说。”

    “若是真有人敢说闲话,那也是他心中龌蹉,同咱们又有何干,”骆止蓝说的正气凛然,还真有姑娘被她唬住,一愣一愣地点头呢。

    谢清溪这会真是忍不住冷笑了,她说:“我大哥哥这会不在家中呢,只怕是不能品评各位姑娘的诗作呢。”

    骆止蓝开口便驳道:“可我刚刚还……”

    只是她还没说到底,左边的衣袖被人抓了一下,她一转头就看见谢明岚朝她使眼色。她急急将住嘴,可算是没将刚刚的话头往下说去,要不然她这脸面真真是没了。

    “难不成我还会骗骆姐姐不成,若是骆姐姐不信,我便派丫鬟再往前院问一声便是了,”谢清溪这话说的实在太打脸,一个陌生的姑娘拼命要见主人家的公子,这要是传出去只怕骆止蓝的名声也是坏了。

    骆止晴只得出来打圆场说道:“六姑娘说的倒是严重,我姐姐不过仰慕谢大公子的才学罢了。毕竟以十六岁之弱龄便得了解元郎,实在是天资绝艳,我想在场诸多姐妹也都是这样的想法吧。”

    先前诸位姑娘被骆止蓝撺掇起了心思,这会见谢家六姑娘的样子,便赶紧不再提这品鉴诗作的话茬,只说了些夸赞的话便顿住了。

    这会,一个陌生的小丫鬟提了一个红木盒子进来,说是给诸位小姐们换茶盏的。只是谢明岚看见她后,便赶紧起身,接了她手上的盒子,问道:“这点心可是刚从厨房那头领过来的?”

    “是的呢,这点心是刚出炉的,一拿出来奴婢便过来了,生怕冷了呢,”那小丫鬟恭敬说道。

    谢明岚笑了笑:“你赶紧拿出来吧。”

    这边小丫鬟给诸位小姐上点心,谢明岚便借着更衣的借口,将骆止蓝拖了出来。骆止蓝因之前谢清溪的话正生闷气呢,她明知谢清溪是睁眼说瞎话,却又不能当众戳穿她,可真真是窝火。

    “骆姐姐还生气呢?”谢明岚搀着她的手臂,娇娇地问道。

    骆止蓝自认同谢明岚关系好,又知谢明岚同她这位嫡女妹妹素来不对付,便吐槽道:“我不过是想请大公子这等有学问的人,替咱们看看诗作罢了。免得咱们姐妹之间,整日在一处玩着,不好意思点出各自诗里头的不足,偏生就她想得多。”

    骆止蓝这时候还是一副我最清白的口吻,说的话也是有理极的。

    谢明岚轻叹了一口气,压低声音说道:“姐姐是有所不知,我这个六妹妹素来被太太惯着的,便是咱们这些做姐姐的都不敢多说一句呢。”

    “况且,她自认是大哥的亲妹妹,比咱们这些庶出的要和大哥哥更近一层,平日就霸着大哥哥。便是咱们这样的亲妹妹同大哥哥多说两句话,她都要生半日闷气呢,”谢明岚一副同仇敌忾地口吻说道。

    骆止蓝大惊,她说:“她竟是这样霸道的性子,那日后大公子若是娶了妻子,那她还能霸着大公子不成?”

    “她可是正经的小姑子,便是日后的嫂嫂都要好生奉承她呢,”谢明岚无奈地说道。

    有这样的小姑子,可真是不得了呢,骆止蓝这么想着的时候,脸上飞起两片红云。

    谢明岚觑了他一眼,这会心中已经确定了。

    因着谢明岚只是略找了些借口过来而已,所以这会两人便只是坐在休息室内坐着说话而已。这会旁人没了别人,骆止蓝先前有些不好问的话,如今也好问了。

    她说:“我爹爹先前一直夸赞谢家大公子聪慧呢,还让我家哥哥同大公子好生学习学习呢。只是我那哥哥读书又不精通,哪里好到大公子面前摆弄。”

    谢明岚也含笑,只恭维道:“其实这读书是为了通人世,若是真说走科举这一途,咱们这样的人家倒是不急的。便是我大哥哥这样的,在京城也是少的。”

    “那可不是呢,我娘也总说呢,有我姑姑在,何愁我大哥没个前程啊,”骆止蓝提起她那个宫中的宠妃姑姑,那真是说不完的话。

    毕竟这可是骆家的起家之本的,若是没她姑姑,这骆家如今不过就是苏州城中普通人家罢了,更别提说连在布政使家里都有个位置坐呢。

    谢明岚虽表面恭维她,可是这心底却是止不尽地嘲笑,就是凭你这样的家世,也敢肖想她大哥,可真是白日做梦呢。

    萧氏是何等的身份,侯府嫡女出身,那眼界更是高的天边去。别说一个嫔妃的侄女,便是皇帝的女儿,只怕在萧氏心中都堪堪都配得上她儿子吧。

    不过估计皇帝的女儿萧氏都看不上,毕竟本朝驸马可是不能有任何官职的。谢清骏那样的人,若是真尚了主,便是连谢家老太爷都得想尽办法拒了这荣耀吧。

    可偏偏谢明岚不说,她还说:“要我说,姐姐又何必妄自菲薄。就凭着娘娘如今有儿子傍身,姐姐在这苏州府里便是头一份的。”

    骆止蓝被她这么一说,瞬间也是轻飘飘的。她先前还觉得秦家二公子是个好的,可如今再看这谢家大公子,那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两人说了会话出去的时候,就听外头一直守着的丫鬟笑着说道:“姑娘,咱们家大少爷这会刚从太太院子里出来,若是出去的话,只怕会撞上呢。不如等大公子过去了,咱们再回去吧。”

    谢明岚只得不好意思地看着骆止蓝说:“姐姐,那真是不好意思,还得麻烦你略等会。”

    骆止蓝一颗心犹如被猫爪子挠一般,就想出去看看,可人家都这般说了,她哪还好意思再出去啊。

    两人只得站在这廊庑下面说话,略等了一会,只见谢明岚突然捂着肚子说道:“哎哟,我这肚子……”

    “谢妹妹,你这是怎么了,”骆止蓝见她脸上疼痛极了的模样,赶紧扶着她问道。

    谢明岚似乎疼得连话都说不出了,只听她咬着牙说道:“不知怎得,我这肚子竟是绞痛地很,我想进到里头略方便一下。”

    她说这话的时候极是不好意思,骆止蓝想着她大概是吃坏肚子了,便赶紧让她的丫鬟扶了她进去。

    这会就剩下骆止蓝带着自个的丫鬟站在廊庑下。

    她突然想起先前那小丫鬟的话,若是这会出去的话,只怕会同大少爷撞上呢。

    撞着呢……

    于是她轻轻提了裙摆,看着不远处一处极普通的花,一派天真道:“那花开的可真是好看极了,咱们过去瞧瞧吧。”

    身旁的丫鬟还没注意,她便已经窜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