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诛砂 > 第二十章 矿山

第二十章 矿山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郁山分为东西两边,东边是大巫清墓地所在,满山郁郁葱葱风景秀丽人间仙境,而西边则是谢家丹矿,山石裸露寸草不生如同地狱,一道山梁隔开了两边,隔开了不同的风景,也隔开了不同的身份。

    身份低贱的矿工是绝对不允许踏入神圣的大巫所在之地。

    两个小工疾步上前,伸手拨开山崖边的茂密的草丛,一个只容一人爬过的洞口就露了出来。

    郁山背面是丹矿,经过百年的开采,其内有无数的洞穴,弯弯曲曲通过各处,所以这样穿透正座山的洞穴也不是没有,只不过这样的洞穴一来极其罕见,二来因为穿通而极其危险。

    年纪四十多岁,身材魁梧的郁山矿大监工这才黑着脸上前,他弯身抓了一把洞口的土,气的黑脸也能看出赤红。

    “把洞口给我封了封了!”他吼道,又指着两个小工破口大骂,“竟然有矿工潜入,你们都是废物吗?”

    两个小工不敢做声慌忙的上前,举起手中的锤子狠狠的砸向洞口。

    伴着哗啦一声,洞口坍陷,山石堆积。

    两三下就砸塌了,可见这洞是多么脆弱,也可以想象爬行其中的人会多么危险。

    监工犹自暴跳如雷。

    “来人,跟我去搜,把那人给我找出来!”他气势汹汹吼道。

    四周的矿山护卫们应声是呼啦啦的转身奔走,所过之处踏平了草木。

    “把那人找出来,找出来填矿!看看有谁还敢如此大胆!”

    大监工的声音还在继续。

    谢柔嘉不由皱起眉头,江铃也若有所思。

    “填矿啊。”她喃喃说道,“我爷爷我爹叔叔就是填矿的。”

    巨大的矿井。在发生坍陷的时候人跳进来,一来可以以血肉之躯堵住坍陷之处,二来也是对山神的献祭好平复山神的愤怒。

    这种献祭有时候是自愿,为了挽救更多的人,自愿牺牲,有时候则是被迫,处罚那些冒犯了山神的人。

    抓住那个人填矿吗?

    “他说的是真的假的?”谢柔嘉忍不住问邵铭清。

    “你觉得廖大监工有必要跟一个低贱的小矿工开玩笑吗?”邵铭清说道。

    虽然从来没有来过矿上。但谢柔嘉也大约知道监工们在矿上的地位。对他们来说矿工就如同蝼蚁一般,没理由都能随便踩死,更何况还是有理由的时候。

    谢柔嘉皱眉。

    “谁让你多管闲事跟别人说了的?”她说道。

    邵铭清转过头看着她。一脸肃正。

    “多管闲事?”他说道,“柔嘉小姐,你又忘了我来郁山是干什么的了?”

    谢柔嘉一怔。

    “我来郁山是打理丹矿的,矿工不许擅自离开矿山。更不许进入郁山,这是一直传承下来的规矩。采矿很危险,必须小心谨慎,规矩也必须遵守,唯恐触怒了山神引发矿难。现在发现有人潜入郁山,这难道不是我必须管的事吗?”邵铭清义正言辞的说道,“难道你以为来郁山是遛马遛你的吗?”

    来郁山是打理丹矿。不是遛马遛你?

    亏他还记得这个!

    要不是他说,她还真记不起来了!还在这里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吓唬小孩子呢?

    还有什么叫遛马遛你?竟然把她和马一起看待!

    “臭小子!”谢柔嘉抬手就给了邵铭清肩头一巴掌。

    邵铭清没防备被打的向前一栽。

    “你这丫头!”他瞪眼回头说道。

    话音未落,那边的大监工疾步过来了,面对邵铭清他褪去了凶神恶煞的神情,换上笑脸。

    “表少爷,您也请吧。”他带着几分恭敬说道,“您见过这个人,还要你来指证。”

    邵铭清嗯了声点点头,才要迈步,被谢柔嘉揪住了后背拽了下。

    他回头瞪了一眼。

    谢柔嘉也带着几分警告瞪他。

    “表少爷?”大监工不解的问道,视线落在谢柔嘉和江铃身上。

    这个,是邵家少爷的使女们吗?

    “走吧。”邵铭清收回视线说道。

    大监工应声是先转身迈步而去。

    “你不许指认出他。”谢柔嘉低声说道,“他如果是矿工,难道不知道规矩吗?不惜冒着违反禁令,穿过危险的山洞,肯定是有不得已。”

    邵铭清回头看她笑了。

    “柔嘉小姐。”他说道,“难道因为不得已,做了事就不用负责任了吗?”

    谢柔嘉愣了下。

    邵铭清靠过来压低声音。

    “是你丈夫也不行。”

    谢柔嘉抬起手,这一次邵铭清早有防备提前迈步,躲过了她的手掌。

    “走,我们瞧瞧这个胆大包天的矿工去。”邵铭清大声说道,带着笑翻身上马。

    看着他们一众人离开,谢柔嘉抬脚就要追,江铃忙拉住她。

    “小姐你干吗去?”她问道。

    “我要去矿上。”谢柔嘉说道,看着正在离开的人马。

    虽然丹砂带了巨大的财富,但丹矿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小姐,你是担心表少爷吗?我觉得他不会真的指证出那个偷鱼的人的。”江铃说道。

    谢柔嘉笑了。

    “是,我知道。”她说道,“因为适才他只是说不得已做了事要负责任了,而不是说不得已做了错事。”

    为一件事负责,和为错事负责,结果可是不一样的。

    “那你干吗还去?表少爷肯定会来告诉你结果的,咱们回去吧。”江铃说道。

    谢柔嘉看着被拥簇在人马队伍中的邵铭清,这个人,虽然说话有时候很难听,但是却是一个聪明透彻又善良的,到底因为什么他会害谢家倾覆?

    那一世她如坠噩梦浑浑噩噩惶惶恐恐什么都看不到什么也不看。那么这次,她想要把一切都看的清楚一些。

    看看邵铭清,看看安哥,亲自看一看。

    “不,我就想去看看。”她说道,抬脚邵铭清等人离开的方向追去。

    江铃喊了两声,看着谢柔嘉已经飞也似的跑远了。听着她摆手扔来的话。

    “你先回去吧。别担心我,我自己能行的。”

    正午的矿山里,没有一寸草木遮挡。而巨大的山谷又是上宽下窄的漏斗,秋日的太阳直直的扑照下来,也没有半点倒影,灰白的地面反射着日光。上下一片白炙,将山谷里变得如同一个大烤盘。别说进去走一走,就是看几眼都觉得浑身发热。

    邵铭清眯眼看着前方,似乎发觉什么又猛地回头,便看到站在山谷口的谢柔嘉。

    “你怎么来了?”他调头回去。问道。

    谢柔嘉的视线看向内里,神情露出震撼。

    “这就是矿山啊。”她喃喃说道,“跟从山顶看起来完全不同。”

    从山顶上俯视感觉这个矿山很渺小。没有丝毫的压迫,但现在站在其中看去渺小的是自己。再仰视四周山谷,那巨大的山崖,苍白的峭壁就让人敬畏又震撼。

    山谷里传来一阵阵的号子声,以及斥骂声,还有车马粼粼走动,热闹的嘈杂,又带着生机勃勃。

    “你别乱走,这里面很危险的。”邵铭清说道。

    谢柔嘉哦了声,也不知道听到还是没听到,人抬脚向内走去。

    “把人都给我叫过来!一个都不许拉下!都过来!”

    矿山里响起了监工们的呼喝声,斥骂声。

    山腰里一行十几人的队伍正背负着巨石缓步而下,随着号子迈出一步一步,但很快嘈杂的脚步从下方传来。

    “集合集合!都给我下去集合!快点快点!”监工厉声喝道。

    现在集合?

    行进的队伍号声一停,大家都抬起头来。

    快点?

    对他们来说快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除非是卸下巨石。

    “大人,我们就要到谷底了,再宽限….”为首的矿工带着恳求说道,话音未落,监工就甩起鞭子,狠狠的抽在他的胳膊上。

    矿工身子一抖,因为号子停下,全身心投入的寄托消失,没了号子的精神支持,疲惫的身子不堪重负,再加上这陡然的一鞭子,他的身子一歪,脚步踉跄,人就向前扑去。

    紧跟在他身后的人发出一声闷吼,猛地上前斜着肩头用自己身上的巨石撞上他背负的巨石,两块巨石滚落一旁,男人跌倒在地上,险险的避开了巨石。

    前边二人的摔倒,让整个队伍如同失去了支撑,一块一块巨石跌落,人也纷纷跌倒,所幸没有人被砸伤。

    山腰里尘土飞扬,哀呼阵阵。

    在第一块巨石滚落的时候就跳到一边躲避的监工手捂着口鼻又走过来。

    “快些下山下山。”他厉声喝道。

    矿工们看着跌落一旁巨石,再看看并不太远的山脚,一脸的哀痛。

    巨石没有运到谷底,今日他们的工就白做了。

    不过这些事对监工来说无所谓,工白不白做与他无关,但上头传达的命令没有及时执行就跟他有关了。

    “你们这些废物,都快些滚下去。”他扬起鞭子狠狠的甩了下去。

    鞭子劈头盖脸的落在趴跪在地上的人们身上,大家躲避着哀求着仓皇的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向山下走去。

    队伍里刚出手避免为首的被巨石砸到的矿工却落在后边,日光下黑黝黝的肌肤上混杂着尘土和汗水,他看向山下眼中浮现几分迟疑,趁着监工骂骂咧咧的在前,忽地转过身向山腰的另一边飞快的跑去。

    嶙峋的山路上,他身子轻快,三下两下就不见了踪影。

    ************************************

    过个渡过个渡…

    加更还是得十点以后,大家早睡明早起来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