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殿下,王妃又醉了 > 第九百六十四章 物以类聚

第九百六十四章 物以类聚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南冥并非没有注意到,而是从一开始就注意到她了,只是一直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九凤此行必定是不受欢迎的,这一点她自己心中也是明白的,但是无论如何,这是她的使命,无奈论怎样都要完成的使命。

    看着坐在大殿之上的一家人,九凤端着手中的酒杯迟迟没有喝,而是一直注意着夜南冥和初樱的反应。

    不过他们的反应好像是让她有些失望了,因为两人泰然自若,没有任何异常,甚至是连目光都不曾往这边看过一眼。

    永夕更是如此,似是根本就没有看到九凤。

    永夕确实是不知道九凤来了,这也是夜南冥将她安排在不起眼的地方的原因,因为永夕若是知道九凤来了,肯定就知道她来接她会凤凰寨的,那肯定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开心了。

    无论如何,夜南冥都要让永夕开开心心的的过完这个生日,不容许有任何人来扰了她这份快乐。

    九凤隐隐觉得人群中有一双眼睛正看着自己,下意识的收回目光,环顾一周,发现是坐在最前面的泷居。

    她并不认识他,也从未见过他,今日应当是第一次见,方才才知道他的身份,是这晟州的四殿下。

    可是,他为何要看着自己?

    两人目光接触的那一瞬间,泷居并没有闪躲,反而是异常坦然的迎上她的目光,就那样毫无遮掩的看着她,似是要透过这重重的人,将她看个透彻,看清楚她此时心里正在想什么一样。

    九凤从未被人这样盯着看过,不知为何,心中就莫名闪过一抹慌乱,主动低下头,不去看泷居。

    今日一整天都是安排得满满当当的,只是午宴结束之后,夜南冥和初樱便带着永朝永夕离开了,看到他们从旁边离开,九凤立马就着急了,赶忙起身追上去。

    结果刚走过去,一袭白衣就挡在了自己面前,她被挡住了去路,难免有些烦躁,不快道:“请让……”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一抬眼,便看到了挡在挡在自己面前的人到底是谁。

    正是方才一直盯着自己看的泷居,心脏一跳,脸上也跟着沉了下来。

    “还请四殿下让一下。”

    她尽量让自己保持礼貌,不露破绽,毕竟,她和泷居之前,是从未见过面的。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她虽然没有见过泷居,并不代表泷居没见过她。

    泷居其实在南疆就已经见过她了,当时,她也是想要来接永夕会凤凰寨,被南莫婉拒了。

    “让一下,请问姑娘是要去哪里?”

    泷居脸上带着礼貌的笑,轻声问道,语气也是轻飘飘的,温润清冷,跟夜南冥的性格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却也带着一种疏离。

    “我去找人!”

    九凤深深吸了一口气,耐心的解释道,这是他们的地方,自己本来就处于弱势,自然是不能节外生枝。

    可是偏偏的泷居就是揪着她不放,硬要追问道:“那我便是要提醒姑娘一句,这里是王宫,姑娘若是迈上这阶梯半步,便会被侍卫给抓起来治罪,姑娘还请三思而后行。”

    泷居幽幽开口提醒道,九凤顿了一下,抬头望向上面,夜南冥他们早已经不见了踪影,想必早就已经走了。

    再看看泷居,他今日似是摆明了不让自己走,思索片刻,只得作罢,微微行了一礼:“是我冲动的,抱歉。”

    说完就转身走了。

    泷居望着她离开的背影,神情渐渐变得严肃起来,回头往上面看了一眼,只剩下夜修骥和卿酒,夜南冥也不知道到底去做什么了。

    而此时,夜南冥和初樱带着永朝永夕出来便直接回了缘缨殿,在路上,永夕明显还处于兴奋的状态,还没缓过来,牵着永朝的手晃来晃去,别提有多开心了。

    “夕儿,晚上我们还要一起看烟花,所以你须得先回去休息一会儿知道吗?”

    初樱在边上叮嘱道,永夕想都没想就连连点头,“夕儿知道了。”

    “朝儿,你也须得休息一会儿!”

    初樱看向永朝,永朝也跟着点头,“儿臣知道了。”

    回到缘缨殿,由扶桑和小芝照顾永朝永夕休息,夜南冥和初樱并没有休息,而是在书房里商量晚上怎么应付九凤。

    “王上……”

    外面郁尘的声音响起,初樱现在是一听到郁尘的声音就觉得没什么好事情。

    免不了揉了揉太阳穴,觉得头疼的很。

    “进来!”

    夜南冥沉声回了一句,看向初樱,柔声道:“若是累了,就先休息一会儿,时间还早。”

    初樱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不累。”

    郁尘进来,见二人都在,又行了一礼,开口禀报道:“方才有消息来报,说发现了大殿下的行踪。”

    一听到夜离澈,初樱脸色几乎瞬间就变了。

    夜南冥也是第一时间看向初樱,郁尘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不该当着初樱的面替夜离澈,因为夜南冥一直都没有提。

    但是事到如今,也总不可能说回避了。

    “在哪里?”

    他问了一句,却是始终观察着初樱的反应,而此时初樱的面色已经恢复过来了,面无表情的坐着,似是也在等郁尘的回答。

    “和月公主在一起。”

    郁尘沉声回到,他也知道,姬徽月身份可疑,且没安好心。

    只听得初樱冷笑一声,缓缓开口回了一句:“倒真是物以类聚,都那样了还没死,命也算硬。”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说来说去,夜离澈和姬徽月,其实都是一丘之貉,所以才会臭味相投,到这个时候,还能凑到一起去。

    想必凑在一起,也不会是什么好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