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至尊狂龙 > 第1154章 渡边的请求

第1154章 渡边的请求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美女,你刚才差点害死我,要请我吃饭,还要最高档的地方。”沈牧十分不爽的说道。

    美女被沈牧这一桶抢白,本来想好的道歉词顿时憋在心里,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

    “你自己说地方。”美女没好气的说道,“总之,你现在离我远点,我赶着保护主人。”

    说着,她仿佛十分厌恶沈牧似得,直接去收拾残局去了。

    之前射出毒飞镖的人也就这点本事,飞镖没有了后人也就陷入了被动,看到没有成功后,立马就跑了。

    但是他们的速度,又岂能比得上沈牧和渡边麻友的保镖?

    沈牧在女人走了以后,蹲到飞镖跟前,找好一个地方捡了起来,在手里晃了晃,试了下力道,瞄准那个人逃跑的方向。

    ‘咻’

    比之前那个人速度更快,飞镖眨眼间便穿越女人的肩头位置,笔直的朝着逃跑的人射过去。

    ‘噗嗤’

    被沈牧打中的人应声倒地,嘴角吐着白沫。

    看到这一幕,别说女人,连沈牧都瞪大了眼珠子。

    “我草了个DJ的,竟然这么毒?”沈牧自言自语的说道。

    女人这次的火气更大,刚才她就感觉到背后阴风阵阵,还以为是自己幻觉,毕竟沈牧在她后面呢,谁知道,竟然是沈牧的突袭?还险些射到她!

    “你TM搞什么。”女人这回直接走了回来,一脚朝着沈牧踢过来。

    沈牧不慌不忙的躲开,顺手抓住了她的脚踝,就笑嘻嘻的说道:“别生气嘛,谁知道他手里还有没有武器了,直接杀了最保险。”

    女人听了沈牧的话,火气不减反增,气呼呼的说道:“等我收拾了他们再来收拾你。”

    说着,便朝着渡边麻友跑过去。

    “哎,一个只知道打架的男人,和一个一心保护主人的女保镖,都没有发现一种东西。”沈牧老神在在的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而后从地上捡起一把匕首,赫然是那些刺杀的人留下的。

    一把匕首,没有留下任何的讯息,但对于沈牧来说,就是留下了最重要的证据。

    一般来说,忍者的东西都带有各个家族的标志,这些人没有,代表的是这些是专门来刺杀渡边麻友的。

    十几个忍者,到最后只剩下两个人,渡边麻友和女保镖一人一个。

    渡边的胳膊上,已经有了一点伤口。

    此时,他紧紧的盯着面前的忍者,刚要动手的时候,沈牧突然大吼一声。

    “住手。”

    他的这一声喊,顿时让渡边麻友和女保镖心神停顿了一下,而就是这时候,两个忍者撒腿就跑。

    “他们嘴里有毒,抓活的。”沈牧突然间说了句华夏语,两人都没有听清楚,那两个来刺杀的忍者脸上猛然间一喜,相视一眼,转身朝着沈牧跑过来。

    ‘卧槽,果然不作死就不会死。’沈牧心中骂了一句,抄起一根棍子便朝着两个人扔过去。

    “当我华夏的好欺负是吧!”沈牧大吼一句。

    ‘砰砰’

    两人被棍子打中,应声而倒,估计到晕了为止,两人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晕。

    沈牧的这一手,直接震惊了渡边麻友和女保镖两人,他们费了半天的时间才杀了一个人,而沈牧呢?一棍子打晕两人。

    怪不得他一直不动手,感情他就是一个巨人,这些忍者在他眼里估计就跟小孩子差不多。

    渡边麻美这回是真正的重视了沈牧这个人,因为他的表现,真的很亮眼,不仅做事滴水不漏,而且功夫还这么好。

    而沈牧对渡边麻美也重新认识了下,这个人功夫竟然也不错,若他生在华夏,估计也会是一个高手。

    这两个被打晕的忍者,让渡边麻美暗处的保镖给带了回去,沈牧亲眼所见,手底下的人用镊子从他们的嘴里抠出两颗牙来,里面沾满了毒。

    只要这两人把牙齿吞进肚子里,当时就必死无疑。

    这些东西,沈牧只是略微了解了一下,便再也没有了兴趣,他现在的兴趣,都在渡边麻友身边的人身上。

    他打算打听一下渡边的事,好弄清楚到底是谁要对渡边麻美不利。

    当然,他一开始怀疑的是野村大尻,毕竟渡边麻友死了,他就得做首相,不过他又想到,如果渡边麻友死了,民众肯定不让,那些大家族也不会让,肯定会选出另一个人来,野村大尻就算再虎比,脑子里也应该知道没用。

    渡边麻友也是这么想的,和沈牧交流一番后,便言辞恳切道:“我想让你帮我查下是谁做的这件事情,不然我睡觉都不安稳。”

    如果是别人,肯定就被渡边麻友给骗了,但是沈牧是谁,好歹是见过很多大场面的人,识人很准,知道渡边麻友半真半假,也就不再客气:“当然可以了,我可以先帮你,不过,作为报酬,我问什么,你就要回答什么。”

    沈牧的话,让渡边麻友心中有了计较,对他来说,自己的事情不用问,网上一查一大把,连自己当年从属的机构都一清二楚,想想也就同意了。

    “可以,我现在就可以跟你讲一件网络上都不知道的事情。”渡边麻友说。

    沈牧看似漫不经心,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实际上耳朵早就已经竖起来了,而渡边麻友看到他的样子,知道自己再有所保留的话说不定沈牧会一口否认,而后不帮助自己。

    “早些年的时候,我是镁国黑水雇佣兵团出来的。”渡边麻友说到过去的时候,貌似很是向往。

    不过,沈牧听到镁国、雇佣兵两个词语,当时就摆了摆手:“国家是国家,雇佣兵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他们只为钱办事。”

    渡边麻友被打断,并没有生气,反而给沈牧耐心的解释了起来:

    “你说的确实是对的,但是我要说的是,黑水雇佣兵团,是镁国从中东那里买来的,只为钱办事。”

    沈牧漠然的点点头,虽然和自己想的略微有些出入,倒是可以解释,示意他继续讲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