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帝国第一宠:霍少的隐婚娇妻 > 第405章 小乞丐?

第405章 小乞丐?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任若漓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狰狞,眼神看起来很可怕,奶妈吓得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到地上,急急地说道:“我什么也没看到,没听到!任小姐,你别……”

    “你这是干什么呢?赶紧起来,可别吓坏宝宝了。”任若漓弯下腰朝着奶妈伸出手,声音份外温柔。

    奶妈吓得瑟瑟发抖。

    任小姐这么温柔的对她,该不会是想先麻痹她,把她哄出去之后就杀人灭口吧。

    不过瞬间工夫,奶妈的脑海里就浮现出无数血淋淋的画面来。

    可以说,奶妈真的很适合去做编剧,写点凶案现场什么的很有感觉啊。

    “任小姐,别,别杀我,放心吧,我绝对守口如瓶,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的!”奶妈脑补完之后感觉眼前的任若漓像是一只猛兽,随时都有可能将她弄死。

    任若漓看到奶妈的样子时,脸顿时就黑了,想发火,可在听到一行人走近的脚步声时又硬生生的将心头的怒火压下,换上了一副温柔的笑脸:“你也真是,抱着宝宝累也不知道说一声,来,把宝宝给我,你赶紧起来吧,地上凉,别感冒了。”

    奶妈睁大眼睛望着眼前的任若漓。

    此刻在她脸上根本就看不到一丝狰狞,只有淡淡的笑容,那模样看起来温柔而又善良。

    刚才她肯定是想太多了,任小姐怎么会想杀她呢。

    任若漓伸手抱走奶妈怀里的孩子,又说了一声:“自己能起来吗?要不要我扶你?”

    奶妈赶紧闭上眼睛。

    现在一定是她的错觉。

    “老爷子,老夫人,景萧,伯母她,没事吧?”任若漓抱起孩子站直身子,抬头朝着奶妈身后看去,染着血渍的脸上挂着温婉得体的笑容。

    奶妈猛地把眼睛睁开,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任若漓。

    这和之前那个似乎要把她给吃了的那个任若漓是同一个人吗?

    这变脸也变得太快了。

    “把孩子给她,跟我去书房。”霍景萧冷冷地说了一句,转身走了。

    任若漓把目光投向宋玉,似乎是想从她那里得到点提示,结果宋玉却朝着她叹了一口气:“漓丫头,景萧叫你你就去吧,别让他等太久,来,把孩子给我!”

    霍然的目光掠过任若漓的脸,不由皱起了眉心。

    经历过风霜的人,有些事情看穿不说穿,这是对对方的仁慈。

    只是,他心里有几分明白,霍景萧大概不会再继续仁慈下去了。

    任若漓磨蹭了一下,只好把孩子交到了宋玉手里,转过身望向霍景萧前进的方向,捏紧了拳头。

    霍景萧走进书房,听到手机铃声响了一下,掏出来,看到是颜志用微信给他发来的一张顾盼的照片。

    身上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瓷白的小脸上黑糊糊的一团,头发乱糟糟的,唯独那张唇显得格外的红润,让人想要一亲芳泽。

    霍景萧的眸色暗了暗。

    小乞丐?

    小东西玩什么呢?

    正打算给颜志打个电话问问情况,手机就震动了一下,霍景萧只好放弃给颜志打电话的念头,点开了顾盼的微信。

    手机屏幕上一张自拍照片,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鼓得很大,看起来又萌又可爱。

    再仔细一看,那脸上的黑糊糊的一团竟然和颜志刚才发过来的那张照片一模一样。

    什么鬼?

    还真是小乞丐。

    “怎么样?好看吗?”就在霍景萧研究小女人这乞丐造型的时候,又收到了一条消息,完美的唇角勾勒出一道好看的弧度,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着将照片放大,视线落在女人的红唇上。

    想亲。

    任若漓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男人一脸笑容,眼神温柔的样子。

    那一瞬间,心口处像是被利刃划过,泛起一阵尖锐的疼痛,双手更加用力地攥紧,感觉像是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不用说她都知道男人在和谁聊天。

    顾盼!

    为什么总是如此的阴魂不散!

    听到脚步声,霍景萧回过神来,修长的手指跳跃着在屏幕上快速打出一行字发出去,退出微信之后把手机放进裤包里,伸手从书桌上拿过一个文件袋,这才转过身来看任若漓。

    接收到霍景萧的目光,任若漓的心微微一凛,柔柔地叫了一声:“景萧!”

    霍景萧踱步走过去坐到沙发上,将手里的文件袋扔到茶几上,神情淡漠:“坐!”

    眼里的温柔不见,脸上的笑容也褪去了。

    任若漓走过来,小心翼翼地在霍景萧对面的沙发坐下来,终是忍不住偷偷地看了一眼霍景萧,小声开口:“景萧,你找我有事吗?”柔弱的声音带着一股惧意。

    霍景萧动了动,身体恣意的靠在沙发上,双腿交叠在一起,落在任若漓脸上的眼神顿时变得凌厉:“那两个孩子是谁的,相信你和我一样清楚!”

    任若漓脸上顿时血色全无,一双眼睛瞪得大大地看着霍景萧,唇颤抖着,哆嗦了好一会儿才说了一句:“景萧,孩子是我们的,真的!你别听别人胡说八道!”

    不,她绝对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霍景萧要是知道了她骗他,岂不是她所有的希望都泡汤了?

    甚至还有可能被封杀。

    这怎么行!

    “这个文件袋里有你想要的答案,打开看看!”霍景萧懒洋洋地指了指那个文件袋,眼神薄凉。

    任若漓只觉得浑身发冷,牙齿不可抑制的打着冷战,两个人的房间,能够清楚地听到她牙齿磕在一起的声音。

    格外的丢人。

    任若漓用力的揉了揉下巴,牙齿这才没有磕在一起了。

    霍景萧也不急着开口,只是冷冷地看着她。

    任若漓哪里敢伸手去拿文件袋,双手紧紧地抱住身子,在男人冰冷的目光里,仿佛自己所有丑陋的一面都被照了出来,让她无所遁形。

    “如果你不想看这个文件袋里的东西,那就由我来告诉你好了。”霍景萧习惯性的把手伸进裤兜里,没料到却摸出来一枚小小的发夹出来。

    微微一怔,眼前不知道怎么就浮现出来女人窝在他怀里软软的说着想过来陪他时的样子,小小的一只,娇气的不行。

    这枚发夹大概就是那个时候放进裤包里的。

    这小心机,真是让人喜欢的紧。

    见霍景萧迟迟没有出声,任若漓以为他见自己可怜就要放过自己,忍不住悄悄地掀起眼皮来看他。

    不看还好,这一看差点把她给气得吐血。

    刚才对她那么凶,现在居然看着一枚发夹在笑?

    并且那眸里的温柔是怎么回事?

    感受到任若漓的目光,霍景萧收拢掌心,轻飘飘的看了一眼任若漓,一字一顿的说:“之前在疗养院的时候我就让人给她做过羊水穿刺DNA鉴定,孩子出生后我又做过一次DNA鉴定,我很肯定的告诉你,孩子不是我的,但是你的!”

    任若漓的脸色一点一点变成可怕的死灰。

    果然霍景萧还是知道。

    而她竟然还妄想要骗过他。

    想起来,自己这些天在他面前的样子,真是像极了小丑。

    “景萧,你听我说,我……”手指用力地绞着,指关节痛得厉害,任若漓艰难的开口,脑子乱的不行,不知道究竟该说什么。

    “听我说完!”霍景萧抬起手来,一脸冷漠的开口阻止她。

    任若漓胆颤心惊,咬着唇,想开口又不敢开口。

    霍景萧俯身拿起茶几上的文件袋,打开来,伸手从里面抽出一叠纸来扔到任若漓面前:“好几个大医院做的鉴定,你可以仔细看完。”

    任若漓缩在沙发上,目光看着茶几上的那叠纸,感觉眼前出现了一头张着血盆大嘴的老虎,稍不留神她就会被拆吃入腹,骨头都不剩。

    “也许你会问我,既然知道那两个孩子是你的,那我会不会也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霍景萧冷眼看着任若漓毫无血色的脸,唇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