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韩四当官 > 第三百七十章 贪生怕死之辈

第三百七十章 贪生怕死之辈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杜三一直以为武官顶带不值钱,没曾想赶到驻扎在距扬州城便益门两里的军营,找到虽不是帮办营务但跟帮办营务差不多的张翊国,赫然发现这才五天没见,张翊国官服上的补子竟变成象征行止闲雅、不急不躁的白鹇。官帽上的镂花金顶不但变成了水晶顶还多了一根花翎,不是正五品就是从五品,也不晓得是花银子捐的还是雷以诚保举的。

    文官本就高武官一等,何况张翊国现而今也是五品顶带,杜三不敢怠慢,都没敢细看坐在一边的中年儒生,就单膝下跪禀报道:“下官杜卫方拜见张老爷……”

    张翊国不等他说完,便阴沉着脸问:“杜卫方,战事如此吃紧,你为何到今天才回营?”

    “禀张老爷,下官告的就是五天假,下官从出营到回营刚好五天。”

    “好一个刚好五天,你这时间掐得还真准。”张翊国站起身,紧盯着他道:“你要是再晚个把时辰回营,不但你要被究办,连给你作保的那几个武官都得连坐!”

    “张老爷,军令如山的规矩下官懂,就是借下官几个胆,下官也不敢拖延,更不敢连累营里的兄弟。”

    “晓得就好,起来说话。”

    “谢张老爷,”屋里有个儒生,说话不方便,并且那儒生气度不凡,一看就晓得有点来头,杜三不敢当着外人说,可想到再不说就没机会了,只能硬着头皮从怀里取出一封信,恭恭敬敬呈到张翊国面前:“张老爷,这是下官回来时两淮盐运司副使韩老爷,托下官给您捎的信。”

    张翊国楞了楞,接过信好奇地问:“你去海安了,你认得韩老爷?”

    “去了,实不相瞒,下官告假就是去拜见韩老爷的。”

    “差点忘了,你跟韩老爷是同乡。”

    杜三正准备说跟韩老爷不只是同乡,坐在边上的儒生竟冷不丁问:“韩老爷还好吧?”

    “韩老爷一切安好,敢问这位先生尊姓?”

    “免贵姓吴。”

    “下官候补协办守备杜卫方见过吴先生!”

    ……

    只要认得韩四的人杜三都想巴结,正忙着套近乎,突然发现正在看信的张翊国脸色不太对劲,甚至微皱起眉头。杜三连忙退到一边,耷拉着脑袋不敢再吱声。

    “翊国,志行在信里都说了些什么?”

    “没什么,”张翊国深吸口气,随即抬头道:“杜守备,你先回营吧,要是有事本官会差人去喊你。”

    “下官遵命,下官告退。”杜三吓得大气不敢喘,急忙躬身行礼。

    目送走杜三,吴文铭不解地问:“翊国,志行到底说了些什么。”

    张翊国把信递了过去,苦笑道:“刚才这个姓杜的跟韩老爷不只是同乡,还有些交情。他贪生怕死,不敢上阵,又不敢临阵脱逃,就告假去海安求韩老爷救命。他都找上了门,就算只是同乡并没有深交,韩老爷也不能不管,所以就让他带着这封信来找我。”

    “志行怎么摊上这么个同乡,真不晓得他的从五品顶带哪儿来的!”吴文铭也被搞得啼笑皆非。

    “溜须拍马,到处钻营呗,不然这顶带还能从哪儿来。”张翊国长叹口气,无奈地说:“我张翊国一个文官都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他一个武官竟如此贪生怕死,而像他这样的贪生怕死之辈竟数不胜数,这仗能打赢吗,这粤匪能剿灭吗?”

    “翊国,别说丧气话,远的不谈,就江北至少还有雷大人,有双来,有瞿腾龙,有温绍原,还有你我。”吴文铭放下信,想想又说道:“至于这个姓杜的,正如你刚才所说,像他这样的贪生怕死之辈数不胜数,与其让他留在营里坏事,不如打发他走人。”

    “吴先生,让他走容易,随便找个由头就能禀请雷大人革他的职,可真要是革了他的职,让我怎么跟韩老爷交代?”

    “志行在信里只说能保就保他一条性命,没说要保他的官。”吴文铭再次拿起信看了起来。

    “韩老爷在信里是没提,但我不能那么做。”一想曾在万福桥一起阻截过贼匪的韩秀峰,张翊国就歉疚地说:“韩老爷不但把那么多兄弟托付给我张翊国,连营里的一千多两公费都留给了我。结果我不但连人带银子都没保住,后来战死的那一百多个兄弟甚至连抚恤银子都没着落,想想真愧对韩老爷!”

    “志行不是把那些乡勇托付给你,而是托付给你我。这件事说起来怪我,那会儿我要是不急着回仪真办两位老祖宗的后事,借他福珠朗阿几个胆也不敢明目张胆抢我们的人和银子!”

    刚从仪真操办完丧事回来的吴文铭越想越窝火,紧攥着拳头道:“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晚了,但抚恤银子一厘也不能少,我等会儿就去找福珠朗阿,他要是不认这笔账,我就去找雷大人,请雷大人主持公道。”

    “吴先生,这事我已经跟雷大人禀报过,雷大人已经发了话,等厘金收上来就拨一千五百两送海安去。”

    “一百多条人命,只值一千五百两?”

    “朝廷是真拿不出那么多银子,不然也不会恩准雷大人设厘金局筹饷。一千五百两已经不少了,这还是看在那些乡勇守万福桥有功的份上。要说抚恤,要抚恤的青壮多了。林凤祥率兵冲出城时杀了多少,那些后来招募的青壮死伤估计有上千,连本名册都没有,更别说抚恤。”

    想到仗打到这地步,那些经制内的绿营兵战死都没几两抚恤银子,吴文铭没再说什么。

    张翊国刚才说早将生死置之度外并非虚言,因为等已被革职,现而今在江北大营将功自赎的前两淮盐运使但明伦,主动请缨去找的万斤巨炮一运到,已将扬州城围得水泄不通的一万多八旗、绿营兵和乡勇就要攻城,而他已主动请缨做前锋,等城门一被轰开或城墙一被轰塌就亲率两百多精挑细选的乡勇攻入城内。

    上阵杀敌,刀枪无眼。

    张翊国不晓得自个儿能不能活下来,两天前就写好了遗书,不想活着时欠下的人情死了之后还不了,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抬头道:“吴先生,你刚才不是说拜见完雷大人就回仪真招募青壮编练乡勇吗,不妨借这个机会跟雷大人要几个人。”

    “要人?”

    “团练团练,总得操练,不操练怎么保境安民,又怎么帮同官军围堵贼匪?既然要操练就不能没几个行伍出身的教习,还得是上过阵杀过贼的。姓杜的虽贪生怕死,十有八九也没真正上过阵,但在别人看来他却是琦善大人从向荣那儿调来的精兵,你只要开口,雷大人一定会同意的。”

    “这个口倒是不难开,雷大人也会给这个面子,只是把他这样的贪生怕死之辈要去何用?”

    “没用就养着,谁让你我欠韩老爷那么大一个人情呢。”

    “这倒是,看来只能这样了。”

    “既然吴先生愿意帮这个忙,那就得赶紧去求雷大人。大战在即,临阵抽兵这种事宜早不宜晚,晚了一定会影响将士们的士气。”

    “行,我这就去仙女庙。”想到一开打,张翊国就要身先士卒冲入城内,这一别很可能就是永诀,吴文铭心里一酸,禁不住拱着手哽咽地说:“翊国,我走了,你一定要珍重!”

    “多谢吴先生。”张翊国拱手回了一礼,随即摘下官帽,看了看官帽上晶莹剔透的水晶,抚摸着插在玉管上的花翎,竟笑道:“我没事,我张翊国就算马革裹尸,此生也无憾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