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陆先生,爱妻请克制 > 第209章 我的床上只能躺女人

第209章 我的床上只能躺女人

作者:君子来归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盛安安靠在陆行厉怀里被他抱着睡觉,好几次,盛安安动了下,陆行厉的手就松开了,他当即惊醒,顶着朦胧的睡眼,又把她捞回自己怀里,挨着她睡。

    他的呼吸,缓缓降落她的脸侧。

    她只要稍微一抬头,就能吻上他的唇。

    盛安安觉得自己此时,连宠物都不算,像是陆行厉的抱枕。

    她无语,又不忍心叫醒他,迷迷糊糊的跟着他睡着过去。

    醒来时,已经是下午时分。陆行厉睡得不错,一睁眼就看到盛安安纯媚的侧颜,她还乖乖躺在他怀里,陪着他。

    陆行厉心头微软,俯身亲吻她脸颊。

    盛安安对他抱怨:“我早就醒了。”

    陆行厉失笑,随即,一只小小的猪脑袋,拱出被子,趴在他和盛安安狭缝之间,还发出噗噗的猪叫声。

    佩奇贴着盛安安,翻了个身,脑袋拱拱。

    陆行厉顿时青筋暴跳,怒道:“我说过多少次,它不准上我的床,我的床上只能躺女人!”

    盛安安对他翻白眼,懒得再理他,抱着佩奇起身下床。

    下午时分,季兰逃逸无果被击毙的事件,已经登上各大新闻电视台,网上也发出当地警察的通告,此事已被证实是真事,不是谣言。

    网上再掀新舆论。

    沈家也顿时陷入一阵混乱之中,原本今日要送老太太的遗体去火化的,结果沈玉良今日一早,就接到警察的电话。

    警察告知他,季兰的死讯,让他前去认领遗体。

    沈玉良震惊不已,又大受打击,短短两三天,他死了母亲又死了老婆,瞬间老去十几年,憔悴不堪。

    殡仪馆里,沈玉良一直没出现,没人敢先送老太太去火化,都在等沈玉良。好不容易等到沈玉良,他一身白衣,更显得邋遢狼狈,身后还有人多抬了一具遗体过来。

    是季兰的遗体。

    季兰真的死了。

    她就这样死了。

    沈越一时恍惚。

    沈如嫣则大哭出声,她拉着沈玉良的胳膊,叫道:“爸,妈肯定不会去逃逸的,她怎么可能这么傻,一定是有人陷害她!”

    沈玉良烦躁的推开她,低吼:“监控录像都调出来了,还能是假的?”

    “怎么会……”沈如嫣吓懵了,独自喃喃。

    她还是难以置信,就只差一步,季兰根本不用去死的。

    季兰的遗体,跟在沈老太太后面火化,沈玉良想尽快结束这些破事,第二天就买了一个墓地,直接给季兰下葬,匆促又简单,连墓碑都没来得急赶工出来。

    沈玉良薄情寡义,他不愿意再为季兰做什么,这些事,只能靠沈越和沈如嫣日后弥补。

    沈老太太的骨灰,则送回老家择日下葬,沈玉良没有回去,交给兄弟姐妹们去做。

    季兰下葬当天,盛安安也有去。她还是有些虚幻感,要亲自看一眼季兰的葬礼,心头大石才能落实。

    她身穿一身素白出现。

    “你来做什么?”沈如嫣一看到盛安安,就要冲过来厮打她:“我妈就是让你害死的,肯定是你动了手脚!”

    盛安安稳稳抓住沈如嫣的手,反手给她一个耳光,冷然道:“你的妈妈杀害我的母亲,还害死了老太太,她是最该死的人,现在她逃逸被击毙,也是她的报应到了,我劝你认清事实。”

    沈如嫣双眼浮肿,面目犹如恶鬼狰狞:“你血口喷人!”

    “警察早就公开她认罪的口供和录像。”盛安安眉眼冷冽,道,“怎么,你还想再伸冤吗?可以啊,我也正好奇当年的事情,是否还另有隐情!”

    沈如嫣凶恶的神色一敛,立马想起小姨在电话里,对她交代过的事情。

    她不敢为季兰翻身,季兰的案子再深查下去,会牵连出季兰母亲和妹妹的身份,她们对沈如嫣千叮万嘱过,此事千万不可暴露。

    沈如嫣会审时度势,把她们暴露出来,她自己也讨不到好处。

    她顿时收声,不敢再骂盛安安。

    沈玉良差一点被盛安安的话吓到,此事好不容易告一段落,还要查?

    再查下去,他的老底都要兜不住了!

    他立马怒吼:“都吵什么吵,够了没有!”

    盛安安冷冷看向他,沈如嫣则一声不敢吭。

    沈玉良呛声道:“我们是一家人,天天吵闹有什么意思?从今以后,不准再提起这个人这些事,我们还要积极过下去,走出这段阴霾!”

    沈玉良把死去的妻子,比作阴霾,甚至连季兰的名字,他都不愿意提起。

    沈玉良的良心狗肺,沈如嫣和沈越都看在眼里。

    盛安安早已不对沈玉良抱有希望,他就不是一个东西!

    当年,周瑶究竟看上他什么?是他的面貌吗?

    沈玉良长得挺好看的,尽管现在人到中年,又熬过憔悴,但底子依然儒雅,身材也尚好,可想而知,沈玉良年轻时候,也是一个俊气好看的男人。

    沈安安的好模样,就是继承了周瑶和沈玉良的优点。

    可惜,有的人就是人面兽心的,周瑶当年没有看穿。

    盛安安心中颇有感慨:好看的男人,都是靠不住的。

    她看一眼季兰的葬礼,实在简陋清静,除了沈家自己人,没有一个亲戚前来参加,可能都知道季兰杀了人,不想自找麻烦。

    “可是奇怪,季兰的母亲和妹妹应该已经知道季兰的死讯,她们不来看一眼吗?”盛安安心想。

    她们的身份,沈如嫣没有告诉沈玉良?

    盛安安试探性的问沈玉良,“爸,你不通知一下她那边的亲戚吗?”

    “她能有什么亲戚!”沈玉良说起来就气,“她的亲戚都不想跟她有关系!”

    他不知道。

    盛安安可以笃定,沈玉良对季兰的母亲和妹妹权贵的身份,一无所知。

    他要是知道,今天季兰的葬礼,他不会如此草率的进行,更不会连邀请她们出席的心思都没有。

    季兰的母亲和妹妹,可能也不想公开自己与季兰的关系。

    所以到现在,沈如嫣也不敢透漏半点风声。

    盛安安没再说什么,看完季兰的葬礼,和沈越聊了几句,就准备离开。

    倒是沈玉良,犹豫不决的叫住她。

    “有事吗?”她问。

    沈玉良面色不佳道:“安安啊,你的外婆……好像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