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一夜掠夺:兽虐总裁,请你温柔! > 第63章 误会重重

第63章 误会重重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心语不由剧烈地颤抖起来,她向来不是个多事的人,也愿意相信人心美好,但这一刻她却再也忍不住,林小姐和路心曼关系不错,她已经知道了,不然林紫瑶也不会特意向楚啸辰求情,而那个冯董,三个人凑在一起,又是怎么回事?

    心语不是傻的,没有比她更清楚路心曼有多恨自己了,此刻她正拿着一叠钱递向那个所谓的冯董,而那个冯董一脸感激涕零地接过……一瞬间心语心乱如麻,这个冯董不是很有钱吗,为什么还要接路心曼的钱?

    还有,那时为何正好是林伟文帮了自己,还有楚啸辰,为何偏偏出现在苏琳娜的酒店,

    这其中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而林氏兄妹,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一切凑巧的是这么可怕。

    闭了一下眼,心语的心一片冰凉,再度睁开眼,面前三个人已经不见了,心语呆呆在原地站了片刻,打了一辆车直奔舅舅家,

    一切都如雾里看花,自己可能陷入一个局,而直接的结果,就是楚啸辰和自己的关系退后了一大步,呵……

    心语疲惫地靠在出租车椅背上,不要再想了,事情已经过去了!

    又突然想到舅舅夫妻两个,妈妈住院将近三个月,他们没有过来看过一眼,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路家的功劳,只希望,他们看在这些钱的份上不要打扰妈妈。

    舅舅原本住的是外公的另一套别墅,但早在两年前,就被舅舅卖掉将钱赌掉了,无奈之下夫妻两个搬到本城脏乱不堪的廉租房,呵,其实外公外婆很有先见之明,大概就是防着儿子将唯一的房子也败光,特意立了遗嘱将两套房子分别赠予一儿一女,但就算如此,舅舅仍旧不顾亲情将亲姐姐拉下了水。

    慨叹着指点司机应走的路线,到达后心语找到那间并不熟悉的公寓。

    舅舅、舅妈两人恰巧都在,一见心语舅妈先跳起来:“小贱人,你还有脸来,那天让那个男人打我,你眼里还有没有长辈?”

    “哼,纪家真是倒霉,有你们两个倒霉鬼,你来这里干什么,是想看我们笑话吗?”

    夫妻两个只差没有动手打心语了,那天路家上门逼债,带了一大堆人来,吓得他们鬼哭狼嚎,本以为躲不过去了,不想他们恐吓一番指点自己去旭阳山顶,原来那个一脸苦相的外甥女竟跟了那样有钱的一个男人。

    本来以为可以弄来一大笔钱,谁知奚落一顿直接被赶了出来!

    夹枪带棒的话一句句往心语身上招呼,呵,这就是所谓的骨肉至亲!心语觉得自己一刻也在这里呆不下去,她强忍着气将卡拿出来:“舅舅、舅妈,你们误会了,我是来给你们送钱的,”

    心语用力捏着那些卡,没有她更熟知舅舅、舅妈的为人,但仍旧超出她的估计,既如此,她也没有什么好开口了,就当花钱买个平安。

    钱她可以给,但必须把目的说给他们,但心语仍旧保持着晚辈该有的礼貌:

    “舅舅,不管你们怎么想我,我还是要说一下,舅妈那一耳光并不是我授意的,当时你们也在场,我完全没有说话的权利;其次,我想申明,我和那位楚先生并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关系,我只是去他家里做女佣,那天我只是乱说的,我和他没有丝毫关系。而这点钱,虽然不多,只有四万五,但也已经是我全部存款了,我是看在外公、外婆的份上给你们的。”

    舅舅立即两眼放光,从听到钱的一刹那他就什么也听不到了,呵呵,自己真是人品爆发,有人上门给自己送钱,立即一反方才的凶恶笑得象一朵花:

    “乖,小语,舅舅没有白疼你,你这钱就是救舅舅的命啊!哈哈哈。”狂笑着五短的手掌就要去抢那张卡。

    心语想到来的目的,忙将卡往身后一藏:“舅舅,这张卡上还有密码,钱,我可以给你们,但是,麻烦你们答应我一个要求。”

    “说,是什么,只要我们能做到,”舅舅呲着一口烂牙恨不得给心语跪下,在他的眼里,什么都没有钱可爱.

    舅妈也是一脸激动:“是啊,心语啊,有什么话只管说,呵呵,只要我们能做到,就一定会照办啦。”

    心语定了定神:“很简单,我希望你们这段时间不要去打扰妈妈,”心语还是不忍心,她本来想说两家从此不相往来的,但临出口还是退了一步,毕竟,眼前两人再不好,也是自己的舅舅、舅妈。

    就这么简单的事?夫妻两人实在太开心了,有了钱,谁认识你们母女两个是谁,舅妈连忙做保证。

    但舅舅眼珠一转,这个外甥女一向清高,虽然平时对自己很礼貌,但这次肯出钱,就为了不去看那个讨厌的姐姐,有点让人想不通,但钱他可不想往外推:“呵呵,心语,你这么说有些过份了,你妈妈怎么说也是我亲姐姐,你想用区区五万元买断我们姐弟的亲情吗,你也太小看舅舅我了吧,”

    心语一滞,她怎么不知道,舅舅还是感念亲情的人,只怕是嫌钱少吧,心语微微垂着眼睑:“那好,今天当我没来,舅舅,欢迎你常去看妈妈,这些钱,我留着给妈妈补身体好了。”

    说着转身欲走,还没走到门口,手一轻,舅舅抢上前一把将卡抢在手里:“好了好了,我答应你了,你以为我愿意去看你妈那病怏怏的样子。”

    心语早熟知舅舅的为人,这个情形也是她预料到的,但还是为他**裸的宣言而难过,钱,在他们眼里,比廉价的亲情强了不知多少倍。

    忍着心中的难过。心语轻声说出了密码,再也不想在这里停留哪怕一秒,心语道声再见飞快地跑了出去,但愿,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的骨肉至亲。

    张叔很尽职,六点钟准时接心语回到旭阳山顶,很巧的是,楚啸辰的车子同时划进别墅,原来自己走后,他也回公司了吗?

    心语心中微微一热,难道,不是佣人们乱说,他真是为自己将工作放在一旁?

    “楚先生,”情随心动,心语下意识打招呼,言语里有着自己没有发觉得柔情。

    男人淡淡瞥她一眼,深不见底的瞳眸划过一抹微芒:“嗯,今天很准时。”手腕一翻,精准地扣住她的,强势地将她引进大厅,想起曾经的吩咐,心语深吸一口气去为男人脱外套。

    楚啸辰却制止了她的动作,修长的手指逐一解开精致的扣子:“算了,等你脚完全好了再说。”

    佣人很有眼色,立即张罗着上晚餐,小心地坐在男人对面,心语缓缓吃着盘中的食物,突然一双筷子伸过来,一根炸的金黄的鸡腿出现在她的盘里,男人淡淡道:“多吃点。”

    简单的动作,却优雅到极致,但心语却以为自己眼花了,楚啸辰为自己夹菜?阴冷如地狱修罗一样的男人,从来都是冷峻着面容对她,今天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突然想到是自己偏激了,男人是有另一面的,那次晚饭后去超市,还有更早之前,两人也似乎有过甜蜜,只是,最近一连串的变故让自己忘掉了!

    她不由偷偷瞄了他一眼,墨玉似的发丝挡住曾经凌厉的眼神,但神情却无疑是少有的温和。心语不由心中一暖,突然想起一件事:

    “楚先生,我想问你一件事,昨天,你怎么想到去苏琳娜的酒店的?那里离这里、还有你的公司虽然不算太远,但还有其他的选择,请问,您是去参加黄董的生日宴会了吗?”

    心语焦急地问道,这个消息对她真的很重要,她要弄清,究竟是不是有人在算计自己。

    对面的楚啸辰却诧异地瞪她一眼,冷冷地将叉起的食物放下:“问这个作什么,那个包下西餐厅的暴发户吗,我从来不和这样没品味的人交往,他不配。

    不过,你问这些做什么,难道,还想着去那家酒店,纪心语,你能不能省些事。”这个女人,脑袋抽了吗,还是那个苏琳娜给她灌了?不耐烦再度升上心头,楚啸辰狠狠瞪视她。

    心语却象没听到,皱起好看的眉头,怔怔道:“那,就是说,是有人邀你前往了,莫非,是林先生?”

    心语陷入臆测中,不想却一下子惹恼了对面的男人,他当啷扔下手中的烫匙:“林先生、林先生!纪心语,你非要在我面前提前这个讨厌鬼吗?”

    愠怒的脸色,楚啸辰猛地挑起犀利的眼眸,该死的女人,为什么要一再提前别的男人,惹火自己,她就这么高兴?不由隔着餐桌一把擒住她纤细的手腕儿:“我警告过你了,不许在我面前提别的男人,连想都不准!听到没有!”

    微微地痛意,从手腕儿传向心头,心语一下子惊醒过来,又惹到他了吗,管林伟文什么事,呵,错了,林伟文肯定也插了一脚。她不由挂上两道黑线,慌忙解释:“不是,楚先生,是因为林小姐……,我,我想了解一下林小姐。”

    被动之下,心语不小心将心里话问出了口,反应过来不由一阵难堪,自己真是傻了,楚啸辰对林紫瑶有多宠爱,只要见过的都能看得出来,他,会因此迁怒自己吗?会不会,因此让略微和缓的关系再度结上寒冰?心语突然有些害怕。

    但没想到的是,一抹微笑不可预知的浮上男人的脸颊。微勾着双唇,楚啸辰心情很好地往软椅上一靠:“紫瑶吗?拐弯抹角的,原来目的是想问她,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