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鉴宝秘术 > 第四四六六章 伴礼

第四四六六章 伴礼

作者:北域神灯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天元仔细看过这这枚印章,其中的方形印刻有“乾隆宸翰”。

    椭圆形印刻有“惟精惟一”。

    圆形印刻有“乐天”字样。

    “惟精惟一”、“乐天”都出于儒家经典,乾隆皇帝想以此来表明自己精益求精、专一其心、不偏不倚的施政思想和乐天知命的处世态度。

    “乾隆宸翰”和“乐天”玺文,被处理为印章的凸起部分,“惟精惟一”则是印章的凹陷部分,这两种刻印方式都是篆刻中所说的:“阳文”与“阴文”。

    在布局上“乾隆宸翰”采用的是传统标准格式;“乐天”印则是字画结合,在字的的两边增加了螭文修饰,使整个印玺充满了动感灵性。

    “乾隆和田玉三连印”上所有的石环全部是完全闭合的,没有任何裂缝黏合的痕迹。

    这跟田黄三连印如出一辙。

    那麽,200多年前的清代工匠是如何做成这三条石链的呢?

    为了把硬邦邦的石头化作灵活自如的细小链条,雕刻者在雕刻的过程中,采取了链雕的技法。

    石质链雕是用一块石材镂空雕刻出一整条活动石链的雕法,因为石质坚韧,稍有不慎就回造成链断石破,工艺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1924年11月5日下午,中国封建社会的最后一位皇帝——溥仪,在冯玉祥军队的重重监视下,离开了紫禁城,到后海泔水桥旧醇王府居住,成为一个普通的平民。

    在溥仪搬出皇宫时,带走了很多藏于皇宫中的珍宝,这枚“乾隆和田玉三连印”也在其中。

    1932年3月,溥仪在侵华日军的操纵下,带着他的家眷和大量珍宝、字画从津城迁往春城,就任伪满洲国皇帝。

    1945年8月,抗战胜利,伪满洲国崩溃,溥仪再一次仓皇出逃。

    就在溥仪准备从沈城机场乘飞机逃往日本时,被苏联军队截获。

    溥仪和他的随从人员,被苏联军队遣往苏联赤塔,这时,这位曾经坐拥天下的清朝皇帝成为了一名阶下囚。

    在这几次的辗转中,溥仪对自己从帝都皇宫中带出的珍宝多次甄选,最后只选了少量的珍宝字画留下,偷偷藏在一个黑色皮箱里。

    而这套“乾隆和田玉三连印”以及那田黄三连印,却被溥仪贴身保存。

    就这样,这两套印玺幸运地逃过了一次次的搜检,一直与溥仪贴身不离。

    1950年7月,溥仪被遣送回中国。

    当时正值志愿军抗美援朝时期,社会各界纷纷捐款买飞机大炮,溥仪经过几番考虑,最终将“乾隆田黄三连印”献给了国家。

    但乾隆和田玉三连印却仍旧在其手中。

    至于这东西究竟怎么到因凡蒂诺手中的,张天元不用想也知道。

    恐怕是那特殊的年代,被人带到了英国,然后落到了因凡蒂诺手里吧。

    只是因凡蒂诺似乎对于这和田玉三连印欣赏不来。

    就像张天元对七彩王座欣赏不来一样。

    大家都知道这东西的珍贵,可却并不是特别的喜欢。

    当然,不喜欢归不喜欢,可要让因凡蒂诺将如此贵重的东西送给张天元。

    这老家伙心里头还是非常难受的。

    辛辛苦苦弄到手的东西,结果到最后却为他人作嫁衣裳,变成了别人的东西。

    那种郁闷劲儿,张天元做得很远都能感觉到。

    兴许是老祖宗显灵吧。

    实在不愿意这么顶级的国宝,就成为那样一个白皮鬼的私人藏品吧!

    张天元心中暗笑了一阵。

    但脸上却依旧淡然。

    毕竟对方还在这里,他不能表现得太过激动了,否则被因凡蒂诺这老家伙察觉了,不肯送那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这老家伙狡猾得很,他好不容易才把七彩王座搞到手。

    至于别的,还是被这老家伙直接弄到别处去了。

    能弄到这和田玉三连印,当真不易啊。

    这东西,还是等这几个家伙离开之后再好好把玩一番吧。

    “好玩意儿啊,既然因凡蒂诺先生这么有诚意,那这份礼物,我就收下了,按照您说的,我们不会继续对您做什么,大家各自管辖伦敦一半的地下世界。

    具体疆域怎么划分,您到时候跟兰斯洛特商谈吧。”

    张天元笑了笑道。

    “兰斯洛特!那个混球儿竟然是你的人?”

    因凡蒂诺听到这个名字,不由皱了皱眉。

    当初他为了干掉兰斯洛特可是没少费力气,可那家伙就好像人间蒸发一般突然消失了。

    现在又回来,显然是不怕他了。

    “没错,他是我的人,怎么你们两个人之间还有什么仇隙不成?”

    张天元淡淡道。

    “没有,即使有也没关系,这一次和谈,我们双方就是要放下所有的成见。”

    因凡蒂诺对兰斯洛特的恨,自然没有对张天元那么浓烈。

    既然连对张天元的仇恨都可以放下,那兰斯洛特就更不会在乎了。

    “好,既然这样,那咱们合作愉快!”

    张天元跟因凡蒂诺握了握手,然后就迫不及待地把这老家伙给送走了。

    送走了因凡蒂诺之后,张天元捧着那黄杨木雕盒子和三连印仔细把玩了很久。

    当他准备再把印章放回盒子里的时候,却突然间觉得不太对劲。

    这盒子里面竟然垫着一层纸。

    如果是一般的纸,他也就不在意了,可是总感觉这纸有些特殊。

    好像是历代文人最喜欢用的书写用纸。

    “难不成还有东西?”

    他急忙将和田玉三连印放到了一边,然后将里面的纸取了出来。

    这张纸折叠成了好几层,被压得很平,把东西放到上面,倒也不错。

    他小心翼翼的将这张纸从盒子里面取了出来,然后仔细在桌上展开。

    此帖钩摹精细,笔锋转折分明,幅面纵25.6厘米、横21.5厘米,草书五行:“十一月廿七日羲之报:得十四、十八日二书,知问为慰。

    寒切,比各佳不?念忧劳久悬情。

    吾食甚少,劣劣!

    力因谢司马书,不一一。羲之报。”

    帖后有明代董其昌、娄坚等跋记。

    从内容上看,此帖是王羲之写给“谢司马”的回信。

    大意是告之近况:“收到您的两封书信,得知您对我的问候,甚感欣慰。现在天气严寒逼人,近来都好吗?您长期操心劳累,我一直挂念在心。我进食很少,身体衰弱,还要勉力作书给谢安司马,其他的就不一一说了。羲之答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