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黄泉阴司 > 第八百一十六章 症结

第八百一十六章 症结

作者:长耳朵的兔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着何二伯满脸焦急的样子,我的心里不由得一阵暗爽,看来我悄悄塞在杜亮嘴里的“压魂钱”起作用了。

    但是,在场的人都不知道杜亮的尸体被动了手脚。

    我掏出手机,给罗大海打了个电话,问他警方那边的情况。

    罗大海说:“抓捕小分队即将抵达镇上,一定要拖住何二伯,不能再让他跑掉了!”

    我点点头,说了声:“好!”

    此时,何二伯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而杜十爷比何二伯更加着急。

    杜十爷冲到何二伯面前,一把揪住何二伯的衣领,厉声呵斥道:“你他妈收了我好几百万,并且跟我承诺过的,如果我儿子没能复活,你就等着给他陪葬吧!”

    何二伯推开杜十爷,急匆匆走向棺材,一边走一边说:“情况不对,杜亮的尸体肯定出了状况,容我先检查检查!”

    杜十爷说:“我儿子的尸体一直躺在棺材里面,能出什么状况?”

    何二伯面色阴冷,这老王八蛋终于发现杜亮的尸体不太对劲了,他探出半边身子,弯腰仔细检查杜亮的尸体。

    突然,何二伯惊呼一声,对杜十爷说道:“找到了!”

    杜十爷凑上前来,就看见何二伯的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一枚五帝钱。

    何二伯终究还是发现了“症结”所在,不过这样一来,已经完全拖延了换魂的时间。

    杜十爷问:“这是什么?”

    何二伯的脸色很不好看,他咬牙切齿的说:“这是五帝钱,有人把这枚五帝钱塞进杜少爷嘴里,压住了杜少爷的魂魄,所以杜少爷的魂魄一直无法离开身体!”

    杜十爷接过那枚五帝钱看了看,不可思议的说:“就这小小的一枚古铜钱,竟然能压住魂魄?”

    何二伯点点头:“没错,这是有人蓄意为之,目的就是阻止杜少爷换魂!”

    一听这话,杜十爷顿时面色铁青,脸上布满杀气,对着手下那些马仔大声呵斥道:“这事儿是谁干的?谁想让我断子绝孙?有种站出来,老子不弄死他!”

    何二伯眼珠子一转:“十爷息怒,普通人根本不懂这种做法,这样的手法摆明是高手所为!”

    杜十爷说:“你的意思是,有外人混了进来?”

    何二伯说:“没错,有高手混了进来,往杜少爷嘴里塞了这枚压魂钱,想要阻止杜少爷换魂!”

    杜十爷满脸黑气,对着那些马仔骂道:“废物!一群废物!你们的眼睛瞎了吗,居然让人混进了杜府!”

    这时候,就见年轻妖娆的杜夫人跑了出来,对杜十爷说:“我想起来了,刚才有两个年轻人来灵堂吊唁,说是亮子的朋友,我看他们面孔很生,还以为是远方的朋友。其中有一个人,还接触过亮子的尸体,他趴在亮子的尸体上嚎啕大哭,后来被人给拉走了。现在想想,那两个混蛋很有可能是进来捣乱的,从头到尾只有他们接触过亮子的尸体,他们很可能趁机将压魂钱塞进了亮子嘴里!”

    这个杜夫人跟杜亮的年纪差不太多,生得有些妩媚,明显不是杜亮的亲生母亲,应该是杜亮的小妈。

    以杜十爷这种首富的身份,身边不带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那也说不过去。

    杜十爷听闻杜夫人这番话,肺都快要气炸了,甩手就给了杜夫人一巴掌,骂道:“你这个蠢女人,怎么能让外人接触亮子的尸体?而且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现在才跟我讲?”

    杜夫人捂着红肿的脸颊,哭哭啼啼:“我怎么知道那两人是混进来的?你们现在这么一说,我才想起这件事情,关我什么事呀,呜呜呜!”

    杜十爷一肚子火气没处发泄,正好泼洒在杜夫人身上,指着杜夫人怒骂道:“滚!亮子要是死了,你也别想待在杜府了!”

    杜夫人捂着脸,痛哭流涕的跑开了:“滚就滚,姓杜的,你不要后悔!”

    何二伯对杜十爷说道:“那两个混进来的人,应该不会轻易逃走,快让兄弟们找一找,他们很可能还在杜府里面!”

    杜十爷点点头,对着那些马仔厉声说道:“还他妈愣着做什么,赶紧去找人,找到那两个王八蛋,直接杀了!”

    那些黑衣马仔得到指令,迅速散开,在杜府里进行地毯式搜索。

    谢一鸣靠着我的肩膀,有些紧张的问我:“师父,现在怎么办,要不要藏起来,他们迟早会找到这里的!”

    我说:“坚持一下,警方的人马上就要到了!”

    谢一鸣苦着脸说:“等那些警察到了,咱俩的尸体估计都凉了,他们是来给我们收尸的吗?”

    “一鸣,你怕不怕死?”我问谢一鸣。

    谢一鸣怔了一下,随即说道:“古往今来,谁不怕死?”

    我眉头一扬:“你这么怕死,以后也别跟着我闯荡江湖了,你走吧!”

    谢一鸣见我生气,赶紧改口说道:“古往今来,谁不怕死?我不怕死!”

    “好样的!”我拍了拍谢一鸣的肩膀,对他说:“现在你跑出去,吸引那些马仔的注意力,尽量拖延时间,切记别被那些马仔抓住,否则他们会打死你的!”

    “我去,这个任务好艰巨啊,师父,那你呢?”谢一鸣问我。

    我指了指幽幽飘浮在灵堂半空的那团魂魄,对谢一鸣说:“你把那些马仔全部吸引过去,我趁机靠近灵堂,抢走罗阳的人魂,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你可不要搞砸了!”

    谢一鸣咬了咬嘴唇:“师父,我明白了,你是要我去当诱饵对不对?”

    “什么诱饵?你又不会收魂,如果我去吸引对方,你能收走罗阳的人魂吗?”我一脸严肃的训斥道。

    谢一鸣深吸一口气:“话虽这么说,但……我还是有点害怕……”

    我给了谢一鸣一个鼓励的眼神:“别怕,人生自古谁无死,我数三声你就冲出去!”

    谢一鸣点点头,我说:“一!”,然后猛地将谢一鸣推出房间。

    谢一鸣嗷的嚎了一嗓子:“师父,你个骗子,不是说好数三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