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总裁偏要宠我宠我 > 第1227章:她又闯祸了吧

第1227章:她又闯祸了吧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薇薇安盯着玻璃杯看了下,抬头问:“怎么不是咖啡?”

    “老板说了,如果是你来的话,就给你特调果汁。”

    “可我今天就是想喝咖啡啊。”

    “老板还说,你喝咖啡会心慌,还是喝果汁比较好。”

    店员虽然是在转述曲优优的话,但薇薇安能想象得到,曲优优说这话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而这表情,让薇薇安露出浅浅的笑,说道:“你们老板还真闲啊,这种事也会记这么清楚。”

    店员点着头,说:“老板记忆力好,这里很多熟客的口味,她都能记住。”

    “哎,一心扑到咖啡店上,结果被关到家里,优优一定会被逼疯的。”

    薇薇安突然的感慨,让店员有点发蒙,问:“您说什么?”

    “没事了,去忙吧。”

    店员捧着托盘离开,而薇薇安慢悠悠地喝了口果汁,有些心疼那个女人。

    ……

    买下何馆主的土地之后,薇薇安便着手准备起开分馆的事。

    这次,薇薇安让小洲来做总筹划,他有经验,而且手底下的弟兄们也对他服气,相信他能从方方面面都处理得很好。

    他们在这边忙得热火朝天,何馆主和助理默默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就这两日,他们便会离开武馆,自奔前程。

    小洲会去何馆主的地盘上做测量,每次去都会暗暗观察这两个人,回来便告诉薇薇安这两个家伙的情况。

    那二人的表现很不一样,何馆主红光满面,助理却天天哭丧着脸,面色灰败。

    薇薇安对他们什么状态,已经不太在意了,交易完成,日后就是路人。

    不过这两个人,却没打算让薇薇安安生。

    这天,薇薇安正陪着小雪玩,一个陌生号码打来了电话。

    薇薇安接起,对方却没有说话,只有粗儿重的呼吸声。

    她以为这是恶作剧,便皱着眉要挂断。可是突然,电话那边传来了声音,带着哭腔说道:“薇薇安小姐,救命啊,有人要杀我们!”

    这是,何馆主的声音!?

    薇薇安眯起了眸子,简单问了下情况,然后便让武馆里的小洲先赶过去支援,她随后就到。

    待薇薇安赶过去的时候,就看到何馆主的院子里,布满弹孔,助理躺在地上,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

    何馆主也是一身疲惫,脸上、身上都挂了彩,哭哭啼啼地在对身边人说着什么。

    当他发现薇薇安的身影之后,立刻踉跄着走过来,哭道:“小姐,肯定是威尔逊家族的人下了手,觉得我们没有用,就来灭口了!你说要保护我们,现在可不能撒手不管啊。”

    何馆主的哭喊声让薇薇安觉得头疼,她端起臂膀,揉了揉太阳穴,然后说:“就算是他们要下手,也会离开A市,怎么会在我们的地盘上撒野?我看,搞不好是有人在玩借刀杀人的游戏。”

    薇薇安的话,让何馆主忘记了哭,瞪着眼睛,问:“您什么意思,是觉得我杀了他?我可没那么蠢,他死了,你们第一个就会怀疑我,我怎么会做这种自掘坟墓的事啊!”

    说完,何馆主又开始哭哭啼啼,好像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薇薇安懒得理他,就让这何馆主自己哭去。

    过了会儿,小洲走过来,站到薇薇安的身边。

    “有什么发现?”

    “武馆外面有一串脚印和车胎痕迹,应该是杀手从墙外进行狙杀,人还不少。”

    这话让何馆主停止哭泣,忙梗着脖子,说:“这可以证明我不是凶手了吧!”

    “我自始至终也没说你是杀手,是你非要过度联想,”薇薇安将助理的银行卡交给了何馆主,说,“这张银行卡是你的了,拿着它走吧。”

    让人意外的是,何馆主竟然没有接过来,而是一脸严肃地说:“我现在走,肯定会被打成筛子的,我不能离开。”

    小洲听了这话,皱起眉,问:“那你想怎样,让我们保护你?”

    “我是为了你们做事才暴儿露的,你们当然有理由保护我!”

    何馆主的理直气壮,让人想笑。

    薇薇安倒是没有笑,相反,她的表情很冷漠,说:“你虽然帮我们做事,但我们也给了你好处,银货两讫,后面的事本来就是要你自己解决。”

    何馆主也知道自己理亏,但是他更怕死啊,只能厚着脸皮,说:“不行,反正我不走。”

    “不走也不行,别忘了,这块地现在是我的。”

    “那……我可以帮你修整武馆。你看啊,这武馆是我的,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这里。有我的协助,你们会事半功倍的!”

    薇薇安抬头看着何馆主,笑着问:“怎么,现在又不怕对方来找你的麻烦?”

    “薇薇安小姐急着开分馆,所以这里白天晚上都有人工作。威尔逊家族的人不敢对你怎样,只要你有的人坐镇,那我就是安全的。”

    何馆主的话,看上去很有道理的样子。可是薇薇安却轻轻眯起了眼,眼底闪着复杂的光。

    薇薇安垂下眸子,算是默许了何馆主的提议,而后指挥其他人处理掉地上的狼藉。

    小洲一直瞄着薇薇安,发现她转身往门外走,便立刻跟了上去。

    “小姐!”

    薇薇安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小洲跑过来,立在她面前,说:“您当真要让何馆主留下?我觉得这个家伙有问题。”

    “哼,当然有问题,当初死活都要走,现在死活都不肯走,这个何馆主,很有意思嘛。”

    “我认为,他很有可能是宁子轩留下来的人。”

    “但是咱们的人跟踪过他,没有发现什么。”

    这点,小洲也没办法解释,他挠挠头,说:“也许是有疏漏吧,我觉得我们应该把他放走,这样比较保险。”

    薇薇安轻轻摇头,说:“赶不走的,除非,他没办法呼吸。”

    “啊,您要杀人灭口?”

    转身拍了下小洲的脑门,薇薇安说:“笨呐,就算是杀人灭口,也要有原因。而我们的原因呢,怀疑?太草率了。”

    “那也不能留个隐患在身边呐。”

    薇薇安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她回头看着武馆内的忙忙碌碌,似笑非笑地说:“既然这位何馆主如此贪生怕死,那就不要让他离开武馆。我倒是要看看,这家伙要玩什么把戏。”

    小洲并不赞同薇薇安的决定,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劝不动薇薇安,便转着眸子,在心里盘算着解决之道。

    别说,还真被小洲想到了法子。只不过,这件事决不能让薇薇安知道。

    趁着薇薇安离开,小洲给严斐然打了电话,将这边刚刚发生过的事,全都告诉了他。

    严斐然已经大概了解过,现在听了薇薇安的计划,忍不住轻轻摇着头。

    待严斐然挂断电话,他旁边的乔帧不着痕迹地八卦着:“怎么,是薇薇安又闯祸了?”

    抬眸瞥着乔帧,严斐然问:“什么叫又,你看到她闯过祸吗?”

    乔帧耸耸肩,说道:“来之前,我调查过她,知道她的一些‘丰功伟绩’。那作妖的本事,很是不俗。”

    严斐然笑笑,说:“薇薇安做事,都有她自己的理由。”

    “若你真的赞成,刚刚也不会摇头了。”

    “摇头不代表不赞成,只是有些无可奈何。”

    “那就说明,她托离了你的掌控,让你觉得不安。既然如此,那就不是个合格的妻子。”

    乔帧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严斐然觉得很好笑。他放下手中的书,说道:“掌控?你竟然这样描述夫妻关系,那么在你看来,妻子就应该是个听话的玩儿偶?难道两个人在一起,不应该是商量着来吗?”

    乔帧一个小孩子,哪里知道夫妻关系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他只能从自己的观察中提取出经验,并说:“我看我们家,就都是父亲做主,母亲听命就好了。”

    “那只是你们家的相处模式,不代表其他人都要表现得一模一样。”

    “我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挺和谐的,也少了很多麻烦。”

    “的确,还可以少很多乐趣,让生活变成一滩死水,还能让孩子变成得不苟言笑。”

    乔帧生怕严斐然觉得自己很无趣,便解释道:“我很有幽默感的!”

    “嗯,看出来了。”

    严斐然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乔帧内心不安,脑袋在飞速转着,想说点什么。

    不过在乔帧开口之前,严斐然先站起身,揉了揉乔帧的脑袋,说:“继续看书吧,我要出去一趟。”

    “我也要去。”

    乔帧的话让严斐然笑着看过去,问:“知道我要去哪吗?”

    “还能干嘛,肯定去找薇薇安呗。”

    “既然知道,还和我去?”

    乔帧扬起眉毛,说:“对啊,我要看看你们的相处模式,开开眼界。”

    严斐然知道,这是乔帧的借口。不过他没有戳破,还说:“那就跟来吧。”

    乔帧和严斐然一起坐上了车,一路上,小脸都紧绷绷的,没有一点笑意。他一直看着车窗外,想着心事,直到,车子慢慢停了下来。

    这周围的景色很陌生,乔帧不明白严斐然为何将车子停在这里。正当他准备询问的时候,严斐然却解开安全带,走下了车。

    此时,薇薇安正站在抛锚的车子旁,满脸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