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秘密的森林 > 3、Red Deer

3、Red Deer

作者:软软的金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深时这趟来HArt还不算正式回归工作,李正尧代表公司的其他人过来和他闲聊几句后也没逗留太久,很快就选择了告辞。

    他随手带上了门,回头看见那道还坐在座位上发呆的苗条背影,走过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突然发问:“大白天想什么呢?”

    奉伽绮被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扭头看到李正尧那副恶作剧得逞后的坏笑,整个人这才放松下来,拍拍胸口吐着气。

    “欧巴!”

    “干什么?”

    见李正尧一脸装作无辜的表情,奉伽绮心里边就来气。

    她刚要拔高音量,结果又顾虑地瞧了瞧林深时办公室的大门,最后只好在李正尧似笑非笑的注目下,低下声来抱怨:“我还以为是本部长出来了呢……”

    “你啊,还是不了解深时。”李正尧连连摇头,来到奉伽绮的办公座位前说,“如果有一天他真会跟你开这种玩笑,那就说明你在他心里面的地位和亲人差不多了。”

    这话一说,奉伽绮果然不出所料地皱起鼻子:“所以我们本部长平时看上去就相当可靠,哪像欧巴你?天天这么随便和轻浮!”

    最后那个形容词,女孩用上了发音较为含糊的中文,听得李正尧露出惊奇之色,饶有兴致地问:“学中文了?”

    在办公椅上端端正正坐好的奉伽绮懒得搭理他,哼出了声鼻音表示回应。

    “学多久了?”

    “差不多从本部长休假的时候开始吧。”

    “噢,那就算是刚刚起步?”

    “嗯。”

    “为了深时?”

    敲打键盘的双手当即一顿,奉伽绮抬起眼皮,眼神幽幽地看向了靠在柜台上正努力憋笑的李正尧。

    她还真是头一次和林饮溪等人产生了相同的心情,感觉这家伙实在烦人。

    “伽绮,在职场关系里投入太多个人情感是不明智的做法。等你什么时候能接触到深时的私人生活,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再来计划其他也不算晚。否则的话,你会很容易受伤。”

    李正尧难得正经一次,奉伽绮听完他的话后就神色不自然地抿嘴说:“我感觉欧巴你们都想太多了。我对本部长确实有好感没错,但我对他的感觉更多是那种敬仰和尊重,就像其他女生面对自己的偶像一样。你们为什么都认为我一定要跟他发生什么?”

    “就是觉得你不会和他发生什么,我们才担心你会受伤。”

    其实有时候林深时的说话方式,也不无点受到近墨者黑的影响在里面。

    在听见李正尧这句比起安慰更像是想约架的话后,奉伽绮索性不再应声,板着小脸就在电脑前面噼里啪啦地敲起键盘来。

    李正尧见况咳嗽一声,换了个靠姿继续说:“老林现在回来了。你也不必再像前些天那样了,他就是你的靠山。你有什么话,以你们俩的关系,你就直接去问他,没关系。”

    这话说到后面,李正尧瞧着奉伽绮的目光里也多少涌出了些长辈看待晚辈的怜惜,连带语气都温柔了不少。

    林深时休假的这些天,对于整个HArt而言,实际上没有多大的影响。

    毕竟林深时在离开前就已经嘱咐好了各人,有什么重要决策,公司还是会打电话联系他。

    更何况如今汇聚在HArt公司内部的这群员工,原先都是Han Shin集团在各个公司经过去芜存菁,筛选过一遍后留下来的人物。

    李正尧几人要不是有林深时的关系在,他们短时间内在各自的部门也不可能拥有现在这样的话语权。

    再说句不太好听的实话,连林深时这位本部长,现阶段也可以说是可有可无的角色。

    林深时以前从未接触过广告业,他在进入HArt后确实进步迅速,但一个人要从基础开始,直至上升成行业内的精英,即便林深时此前也有一定的管理经验和过硬的个人素质,当下的他也不能说是一个完全合格的领导者。

    所以,林深时暂时离开公司,受到影响最大、也最为难受的人恐怕就只有奉伽绮一个人了。

    她是林深时的秘书,本身在公司里也没兼任其他的职务,于是在林深时休假期间,她就彻底沦为了朝九晚五、上班打卡的透明职员,平日里闲到只能多看看高组长他们推荐的专业书籍来进行学习,勉强算是为工作做准备。

    时隔几周后,林深时终于回归,李正尧他们都明白,对此最为高兴的人不是李正尧或者金尚植这两位和林深时有深厚交情的朋友,而是奉伽绮这个只和林深时认识不到半年的韩国小姑娘。

    今早一上班,李正尧就听说奉伽绮独自把这么大一片办公区给打扫得干干净净,原因就是因为昨天晚上,林深时提前告知过他今天会来公司一趟。

    这份心意,哪怕是对这方面的事不太敏感的金尚植都能察觉出点痕迹来,遑论李正尧等人。

    “人啊,眼睛要能像马一样就好了。在看着别人的同时,他们往往不知道,也许身后也有人在看自己。”

    听到李正尧这番突如其来的感慨后,奉伽绮依旧没好气地注视电脑屏幕说:“别以为你用中文嘀咕,我就听不懂。你刚刚在说我和本部长的事,对吧?什么人啊,马啊。”

    李正尧笑而不语,冲女孩比划了下大拇指。

    奉伽绮一挑眉,嘴边才重新流露出了几分轻松的笑意。

    她用眼角的余光悄悄地瞥向后面的那扇办公室大门,嘴唇轻抿,心里面的感受还真就如李正尧他们预料中那样,既觉得欢喜雀跃,又莫名有点惴惴不安。

    “欧巴。”

    “嗯?”

    “这问题我就问你一个人,你不许跟别人说……”

    面对李正尧的疑惑,奉伽绮犹豫片刻后就稍稍起身,凑到近前问他:“你认为本部长这次忽然休假的理由,真是因为感情上的问题吗?”

    对,感情问题。

    这就是目前HArt内部猜测林深时会突然休假的理由当中,流传最为广泛的一种说法。

    连奉伽绮他们几个也不禁在怀疑。

    倒也不是没人猜过林深时会不会是由于工作出现问题被上头的人秘密停职,不过这种推测很快伴随林深时离职后,Han Shin集团那边的毫无动静而打消了。

    有不少消息灵通的职员告诉大家,在总部也有很多人在奇怪林深时会休假的理由。

    小道消息要流通开来也要有个源头,在林深时尚未接触过集团那些高层人员的前提下,一些人就不得不把视角放回到林深时和曺诗京以前的绯闻上。

    说到底林深时的请假申请也是由曺诗京批准,要说这位集团大小姐不清楚内情那是不可能的事。

    而如果不是公事的话,林深时能在曺诗京那里讨到假期的依据就相当耐人寻味了。

    因此,当前最普遍的看法就是……林深时和曺诗京之间的感情出现了问题,两个人正在闹别扭!

    老实说,李正尧以前也不太支持这类的猜测,可是在那晚林深时找他喝酒之后,他就开始不那么确定自己以前的想法了。

    当然,缘于感情问题可能是没错,对象却不大正确。

    忍不住偏头瞟了一眼林深时的办公室,李正尧最终还是决定老实闭上嘴,压住那种有秘密无法说出口的心痒,故作无事地回答说:“我不都跟你们说了?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人不都回来了吗?你现在又问这事干嘛?”

    “我只是突然觉得……”

    “突然觉得什么?”

    奉伽绮蹙蹙眉,同样瞅了瞅林深时办公室的方向,然后就凑到李正尧耳边说:“欧巴,你知道……谁是‘马鹿小姐’吗?”

    “什么?”李正尧看上去满是困惑,“马什么小姐?”

    “马鹿小姐!”

    “那是谁?”

    “我也不知道。以前,在综贸的时候,我有一次不小心看到了本部长和人发消息聊天。我感觉这位‘马鹿小姐’可能就是他的女朋友!”

    说起这事,奉伽绮的表现还略显心虚。

    李正尧面色古怪地皱眉思索,旋即又问:“所以呢?你总不会是想拜托我去问老林这件事吧?”

    “不是,我就是想问问……”奉伽绮嘴里咕哝,“因为我最近研究了下中文,发现曺社长应该不是那位‘马鹿小姐’。”

    李正尧见她煞有介事,便好笑地问:“那你觉得是谁?”

    “我觉得会不会是,林允儿小姐,或者那个,Red Velvet的Irene小姐?总之应该是和本部长工作上有联系的人。”

    李正尧愣了愣,看着奉伽绮的眼神愈显古怪。

    他想了想就问:“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欧巴你知道我们公司的名字是什么意思吗?‘HArt’,其实也有雄鹿的意思,特别指的是雄红鹿。而我之前查了才知道,马鹿这种动物,别名就是红鹿。所以说,‘马鹿小姐’这个名字没准是对照我们公司?本部长代表雄红鹿,是‘马鹿先生’,所以他的女朋友就是‘马鹿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