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妃常难驯:魔帝要追妻 > 987.离开2

987.离开2

800小说网 www.800book.cc,最快更新妃常难驯:魔帝要追妻 !

    麒麟:“?”

    麒麟一脸懵逼,不明白为何一大早光明女王脾气这么暴躁,还有她修什么练啊?马上就要走了至于这么争分夺秒吗?平时也没见她这么积极啊?

    麒麟很是费解,不过他也不敢在这时候去触霉头,默默闭上了嘴,转身走到石卓边坐下,准备在这里坐等光明女王出来。

    一边等一边在心里腹诽那个狗男人去哪儿了?怎么没见他殷勤的过来做饭?不像他平时的作风啊!他还想着在临走前吃最后一顿那狗男人做的饭呢!人虽然讨厌了点儿,但那一手厨艺确实不错,他都动了将人挖到神王宫去做大厨的心思了,不过这也只是想想,他可不想看到堂堂光明女王为了一个男人天天跑御膳房去看人做饭,传出去多少有点丢人。

    麒麟本以为光明女王会很快出来,毕竟他在外面等着呢,只是他没想到,这一等就等了一个时辰!

    期间麒麟肚子饿便去隔壁敲魔族帝君的门,不曾想屋内无人应,麒麟自认不是个脾气好的,加之他对魔族帝君的偏见,想也不想就将门推开了,结果房内空无一人,床铺整齐,完全没有人睡过的痕迹,与他自己那张凌乱不堪的床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麒麟在屋内转了一圈没找到人,便只好回到隔壁石桌前,心说这狗男人跑哪里去了怎么一大早就没人?难道是去买食材了?

    可他左等右等,不仅没见着魔族帝君的人影,光明女王那间屋子里也没传来任何响动。

    太阳都已经爬起来工作好久了,金灿灿的阳光照得麒麟头晕脑胀,心中火气越来越盛。

    就在他准备再次站起来去敲门的时候,房门‘吱呀’一声开了。

    麒麟抬起眼,一脸不善的瞪着她,不知为何光明女王眼神有些迷离,脸色绯红,嘴唇红润,还有些肿?

    他来不及多想,用一种深闺怨妇的语气说:“您可算出来了!”

    光明女王没想到一出门就看到他,愣了一下,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麒麟:“???”

    麒麟:“!!!”

    她、竟、

    然、关、门、了!

    麒麟想问:你礼貌吗?

    他深呼吸,决定等回去后非常有必要与这位名义上的主人好好谈一谈人生了!

    过了一会儿房门再次打开,这一回光明女王衣冠楚楚,眼神清明,脸上虽还有些红晕却也一派坦然平静,就是嘴唇怎么感觉又红肿了点?

    麒麟心中疑惑,身为一个大龄单身狗,他完全没往情爱那方面去想。

    光明女王跨过门槛,反手将门一关,然后才看向麒麟,平静道:“走吧。”

    麒麟刚准备好的阴阳怪气的话就这么卡在了嗓子眼里,他愣愣的盯着光明女王,疑惑不解,“现在走?”

    光明女王脚步微顿,挑眉看他,“难道你不想走?不想走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想回去。”

    麒麟立刻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光明女王轻哼一声,“那就快走,别磨蹭。”

    麒麟迟疑地问:“可咱们还没吃饭……”

    光明女王凉凉的斜瞥向他。

    麒麟似乎良心发现,又补上一句,“也还没和那个狗东西道别。”

    光明女王状似无意的瞥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轻描淡写道:“以后还会再见的,没必要一别两宽,徒增烦恼。”

    况且刚才她就已经道过别了。

    光明女王抿了抿唇,有些疼,心知已经肿了,不过她也没恼,反而心底窜上一丝甜。

    麒麟一噎,心说以后再见可就难了,咂了咂嘴,有些遗憾。

    终究是没有吃上这一顿饭。

    两人身形化作流光,转瞬消失在院内。

    等两人走后,紧闭的房门再次打开,魔族帝君颀长挺拔的身形出现在阳光下,他望着两人消失的地方,薄唇紧珉,眼神有点儿幽怨。

    才离开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他就已经开始想她了。

    魔族帝君转身,回到床边,合衣躺下,床褥间已经没了那丫头的余温,却还残留着她的气息。

    深呼吸一口气,魔族帝君缓缓合眼,先让他睡一觉吧,一觉之后,再来琢磨怎么才可以和那丫头形影不离。

    *

    九天之上,仙气缭绕,琼楼玉宇的宫殿内,光明女王一袭广袖云纹白袍,腰系玉带,斜倚靠在贵妃榻上,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手中一个精致玉坠,不知第多少次想念那个男人。

    这也是那男人送给她的,样式简单,没有多余繁复的花纹,却精心刻了两个字,一个‘玥’,一个‘夜’。

    互表心意的那一晚,他将这块玉坠放入她掌心,低声与她说:“收好了,这可是我们俩的姻缘玉,只要玉不碎,我们便可以。永远在一起。”

    她当时想逗逗他,故意忧心忡忡的说:“那万一碎了呢?你是不是就不喜欢我了?”

    男人在她眉心亲了一下,郑重其事的承诺:“不会,这世上只有不喜欢我的瑾玥,没有不喜欢瑾玥的我。”

    光明女王闻言,眉眼瞬间弯成月牙,主动亲了亲他的唇,笑着说:“那咱们说好,就算有天我不喜欢你了,你也不能不喜欢我!”

    男人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嗯”,一点也没觉得这是个非常一厢情愿非常冤大头的约定。

    收回思绪,光明女王看着手中玉坠,清冷昳丽的脸庞轮廓变得柔和,唇角不由自主的弯起一抹弧度,

    明明相处不过几天,她现在脑子里装的却全是有关他的回忆。

    这难道就是情窦初开的甜蜜吗?

    她无声的笑了一下,将脑子里这些奇怪的念头赶掉,开始认真打量起这块触感温润的玉坠。

    那男人既然给她送客玉坠,那她礼尚往来一下,也给他送一个她雕刻的好了。

    既然要送那自然要送同款,光明女王琢磨着这玉坠的材质,不知怎的,她越看越感觉这东西有点儿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

    想了半晌,没什么头绪,她还特意去多宝阁里找了找,比对了多种玉石都没有找到与之相匹配的材质,光明女王不禁犯了愁。

    没找到同款,这咋整?